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广西一中学生被多名少女辱骂殴打 精神状态出现问题 俄50座城市遭匿名炸弹威胁 肇事者可判刑10年

来源:nmdjv.cn 晋州晚报
2020-1-29

  难以抹去的校园欺凌余痛

  开学一个多月了广西北海市合浦县曲樟乡中学生小萍(为保护未成年人隐私小萍为化名)却因为精神状态出现问题休学在家没法重返校园。

  3个月前小萍遭遇了一场可怕的欺凌事件。她被几名同学叫出去在学校后门的一处小树林被人辱骂殴打过程被拍下视频发到了网上。

  事发时参与施暴的少女全都未满16周年其中一些人之前还是与小萍交往密切的好友。这起事件给9名当事人的家庭蒙上了阴影也让这些花季少女的人生付出了惨重代价。

  QQ头像引发的校园欺凌

  今年6月22日下午5时30分左右曲樟中学初二学生小萍被两名女同学叫住说要带她去问一点事情。

  “保证不会被打会安全送你回家的。”在劝说下小萍被她们用电动车载到学校后门的一个小树林里。

  在那里等待小萍的却是她不认识的两名社会少女还有学校不同年级的其他4名女生。

  原来社会少女刘某林怀疑小萍盗用其相片作为QQ头像跟别的男生网恋而怀恨在心便叫上另一名休学女生李某慧要“修理”一下小萍。

  尽管小萍解释说只是个误会但接下来的20多分钟里她依然遭到了殴打。刘某林叫上其他女生轮流对小萍实施殴打并指挥在一旁的女生用手机录下视频扬言要发出去给小萍一个教训。

  事后流出的视频显示打人者面戴口罩扯着小萍的头发边打边骂小萍置身于众多女生的包围下。

  小萍的母亲吴女士在曲樟乡的街道上经营一家发廊当天下午6时10分左右她接到班主任的电话问小萍回家了没有。得知还没回班主任说有学生讲小萍可能挨同学打可能出事了。

  吴女士马上叫上丈夫分两路去找孩子。

  “我与学校的郭老师开着电动车去找小萍可找了好久都找不到人不知道怎么办好。”吴女士说等她回到家时小萍已经先回来了。她只见女儿吓得脸色发青身上也有多处淤青与伤痕她掀开女儿的衣服想查看伤势发现女儿的内衣都被撕烂了。小萍边哭边告诉父母自我不但被围殴还被脱了衣服拍下视频视频可能已经发上网了。

  吴女士把这件事告诉了学校曲樟中学校长认为涉及校外人士殴打学生必须报警一位副校长立即带着小萍一家到曲樟派出所报案。

  当晚8时许民警将8名涉事人员及其部分监护人带到派出所进行检查。

  第二天涉事方在民警的主持下进行调解有5名当事人及其监护人在派出所当场道歉、赔偿费用签下调解协议书。根据警方的检查结果8名在场的女生中5人被公安部门给予行政拘留5日~11日的处罚并处罚款另外3人因为没有直接实施殴打行为情节特别轻微不予行政处罚。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1条的规定这5名打人者因为不满16周年给予行政拘留处罚但不执行。

  曲樟派出所所长甘维良解释尽管不执行拘留但这份处罚确定会留在这5名女生的档案里。

  “发生这个事情是我意想不到的平时都是关系挺好的同学包括他们家长关系也挺好之前也没有什么迹象。”曲樟中学校长说他在曲樟乡从教30多年这种暴力侵犯学生的事还是头一次遇到“她们之间也没有多大矛盾啊!”

  小萍的班主任邓老师告诉记者一名涉事学生在她的班上就读回忆起小萍被欺负的事这名学生表示完全没想到有这么严重的后果以为就是同学之间打打架。

  删不去的伤痛

  据曲樟派出所所长甘维良回忆事发当晚除了检查案件警方一项很重要的工作是防范暴力侵害的视频进一步扩散。

  最初参与拍摄视频的罗玲(化名)把视频发到了她创建的一个30多人的QQ群里派出所找到她她马上把这个群解散了。“当晚我们把群里所有人一一找到要求他们把QQ、微信等社交媒体一个个打开检查删掉手机里的视频做了大量工作。”甘维良说当晚他还与县公安局网安大队大队长联系了3次因为处置及时当时这个视频并没有传播开。

  曲樟中学当晚也配合警方工作等到把所涉学生全都找来一一检查手机删除视频忙完已是凌晨2点多了。

  视频可以删掉但欺凌事件给小萍带来的伤害却难以抹去。

  起初小萍还能正常地跟父母与警察交流。事发后第三天邓老师去小萍家探望她时她还能“问一句答一句”。在邓老师的印象中小萍在班里面比较文静平时也不大爱说话。

  但事后差不多10天左右母亲发现小萍出现了异常。“一天夜里她睡到大半夜起来我以为她是喝水或是上厕所结果她跑去弟弟妹妹的房间捏他们的脖子、打他们我就怀疑她精神出问题了”。

  7月5日夫妻俩带小萍到合浦县第三人民医院检查这是一家精神病专科医院小萍被诊断为急性应激障碍。

  小萍家在当地算是条件不错的家庭家里盖有一栋3层半的小楼买了汽车。之前她一个人住在二楼的一个房间出现异常后母亲便陪她住在一起。

  家人注意到小萍变得沉默寡言脾气也暴躁起来。衣柜的柜门被她踢掉她最喜爱的背包也被扯烂背带扔在一边。很长一段时间除了吃饭小萍总是待在二楼的卧室还时常锁着门。一次母亲给她清理房间发现她把出事那天被扯坏的内衣剪烂扔在床底下床底下还有几张纸片。

  纸片上斜斜地写着几行字:“头晕受不了自尊没有了等于人生没有了就此结束活着没意义了受不了、受不了……”

  “从那之后我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总是绷着神经生怕女儿趁我睡着做出什么危险的事。”吴女士说

  8月25日吴女士带着小萍来到南宁市第五人民医院就诊。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见到小萍时她一头披肩发始终低垂遮住面部。等候就诊时母亲带小萍称了体重得知她出事后瘦了10斤。

  南宁市第五人民医院临床心理科医生表示小萍现在这种状况用专业术语来说是“亚木僵状态”木僵状态是完全不动不说话她现在还可以做一些事情但她是类似木僵的状态整个人都变得麻木。造成这种状态有很多原因包括重度抑郁、极大的精神创伤等受到巨大的精神创伤时人会“呆若木鸡”但她现在已经是精神障碍的状态了。

  “应激性精神障碍有时候会这样刚开始还正常过了应激期之后每个人反应的时间不一样。现在无法确定她是否抑郁因为她不开口说话没办法进行评估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她先开口说话才能进行进一步的心理辅导、心理评估。”医生解释。

  再多的钱都买不回女儿的尊严

  曲樟乡是一个位于合浦县东北部的偏远乡镇县城发往曲樟乡的班车每天只有3班。乡里约一半人口都外出务工或经商也带来了不少留守儿童家庭教育缺失的问题。

  曲樟派出所所长甘维良介绍说对小萍实施欺凌的社会人员刘某林小学四年级就辍学了她的家庭十分困难父亲在服刑母亲生下她不久就离家出走家里只剩下奶奶照顾她。案发后派出所找来她的奶奶老人十分激动称没钱赔要跳楼让民警十分为难。而另一名休学女生李某慧的父亲在外地打工接到警方通知后他赶回曲樟与小萍的母亲沟通后同意赔偿7000元其中的3000元还是东拼西凑借来的。

  曲樟中学校长也参与了调解让他印象较深的是刘霞(化名)的母亲。她在合浦县城做保姆女儿打人出事后她次日赶回乡里。小萍家要求她也赔偿7000元但她实在困难最多只能拿出2000元最终小萍家同意只赔2000元。最后刘霞的母亲还找亲戚朋友借了1000多元。

  另一名女生李(化名)的父亲坚持认为小萍没有伤到什么实施殴打的也不是他女儿他女儿只是在旁边看而已还在旁边劝架因此不同意赔钱。但吴女士认为小萍是被李骗到小树林的而且李在现场还起到了指挥煽动的作用她父亲的这种态度令人没法接受。

  “这个案件发生后一个星期左右每天一大早小萍的父母就把打人学生的家长叫到派出所要求我们派出所帮她协商赔钱。”甘维良说到8月22日办结案件时有6人的父母跟小萍家签了调解协议还有2人不同意赔钱。甘维良表示调解始终是不完美的他们也告知小萍的父母如有异议可以申请行政复议或者诉诸法律。

  目前小萍的母亲已经聘请律师对部分参与欺凌小萍的女生提起了民事诉讼也对合浦县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确定书申请了行政复议。

  “当时我没有看视频不知道她们打我女儿那么严重就轻易地签下了调解协议。”吴女士说事情发生后第6天她从朋友手机上陆续收到4段视频记录着她女儿被打的现场画面。4段视频长度分别为8秒、7秒、1秒与5秒在一段视频中小萍被两名少女按着蹲在地上背对镜头上衣被全部掀起来背部内衣已被撕烂小萍只能紧紧抱着双腿护住前胸周围还有人正拿着手机拍摄。

  合浦县教育局安稳办相关负责人到小萍家进行了走访慰问表示尽最大努力帮小萍办理转学让她在新的学校开始新的生活。

  从今年7月起北海市益众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心理咨询师给小萍做了10多次心理疏导吴女士表示之前的效果都不明显但前不久心理咨询师从外地出差回来买了一束鲜花送给小萍她终于出现变化肯抬起头来了。

  这3个月里吴女士一边陪女儿四处求医一边奔波维权。她表示这不是为了钱再多的钱都买不回她女儿的尊严。“视频里刘某林一边打我女儿一边说之前打另一个女生比打我女儿更严重我们这么小的乡镇出这样的事情还了得?假如不让她们得到应该有的教训下学期还不知道谁家的女儿受欺负!”

  参考消息网1月12日报道德国〖时代〗周报网站1月1日发表题为〖50个城市接到56起炸弹威胁〗的报道称俄罗斯众多城市的一系列匿名炸弹威胁仍在继续这让俄罗斯民众感到恐惧。俄新社援引安全部门的消息说近日大约50个城市接到了56起威胁。为了安全起见购物中心、火车站与其他公共建筑物内的大约1.4万人被迫撤离。

  近几个月来俄罗斯各地几乎每天都有大量有关可能发生炸弹袭击的匿名消息。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一条消息成为现实安全部门没有发现炸弹。出现这么多匿名威胁的背景还不清楚。安全部门估计这些威胁仅给莫斯科就造成了高达1.5亿卢布(约合220万欧元)的损失。

  克里姆林宫谴责这些威胁是“电话恐怖主义”媒体猜测那是黑客攻击与其他网络攻击例如一个自动化的软件可以拨打这样的电话。但究竟是谁幕后操纵这些威胁电话至今还不清楚。现在普京总统已经签署了一项法律将“电话恐怖主义”的刑罚提高至10年监禁。

  早在2017年9月就有几十座建筑物必须疏散人员其中包括莫斯科的几个购物中心、喀山的至少4家酒店与圣彼得堡的2家夜总会。当时共有2.2万人被转移到安全地点。不仅莫斯科警方处于戒备状态。总共有20多个城市受到影响。在西伯利亚城市伊尔库茨克与赤塔也有数千人被迫撤离购物中心、学校与其他公共建筑物。加里宁格勒、阿尔汉格尔斯克、梁赞、鄂木斯克、符拉迪沃斯托克与其他城市也出现了类似的撤离行动。但没有任何地方发现炸弹。

  2017年9月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也接到了匿名电话。来电者威胁立即对机场发动袭击。安全部门随后搜查了机场但没有发现任何明显的迹象。这个电话甚至可以追溯到来电者的电话号码。事实证明他是一个“搭便车者”想利用匿名炸弹威胁的浪潮制造混乱。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又有一些人被捕。但所有嫌疑人都是效仿者。(编译/聂立涛)

彩名堂 http://www.cqycms.com
晋州新闻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 经过反复推算时间、路段和车辆运行轨迹经过反复推算时间、路段和车辆运行轨迹
  • 但双打能与她交锋让我非常期待但双打能与她交锋让我非常期待
  • 尚未成功的站长应该做些什么尚未成功的站长应该做些什么
  • 建站小知识:垃圾网站的定义建站小知识:垃圾网站的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