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欢迎您!
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眼中的道路

正文 第24章 魔导护手 文 / 小米哼哼

    因为热菜需要现做,先上的是用白瓷酒瓶装着侵泡在热水中的青梅酒和鲜虾刺身。肥嫩的大虾,去掉了虾线破壳后围城圆圈躺在盘子里。方凌此时喝了两杯姜汤红茶,塞巴斯蒂安帮他调好蘸料。将绿色的芥末团挑了一些放在倒入酱油的小碟一边,然后将温热的青梅酒倒入小盅内。奥尔斯洛特并不喜欢吃芥末,所以自主的倒了酱油碟,捏起一颗大虾去掉壳蘸着酱油咬了一口。舔舔的虾肉,稚嫩中带着海鲜的些许腥气非常美味。

    方凌使用的是自带空间里面的筷子,白色的竹筷夹着虾蘸点带着芥末味道的酱油,憋着一口气咬下。芥末微微的呛辣,带着虾子本身的甜味,很爽口。他们吃的很慢,毕竟出来吃午餐不是正式的宴会,没有食不言的规矩。倒是可以闲聊一些彼此感兴趣的东西。

    “凌,你听说过死亡三圣器吗?”

    “《诗翁彼豆故事集》里面,三兄弟的那个?”方凌捧着小酒盅喝着酸甜的梅酒,眨眨眼想着是不是那个。

    “嗯!”奥尔斯洛特点点头,喝了一口气泡酒满足的咂巴咂吧嘴:“其实,哪个不是那个故事里原本的故事。死亡圣器的传说,最早是在埃及流传的。我们家族有记载说,早期有一户人家因为帮助了拉西丝女神,所以女神赐予了他们三件圣物。第一件圣物,可以让他们拥有强大的力量。第二件圣物,可以让他们将死去人的灵魂唤回。而第三个,则可以让他们家族中的一员,逃避阿努比斯的追捕。希腊人统治埃及后,他们将这种传说进行了演变,成为了新的传说。后来,罗马人占领了埃及。这个家族被迫迁徙,之后就消失不见了。不过后来听说,这三件物品被三个兄弟得到。成就了三兄弟的童话。具体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但是波特家一直有流传他们拥有隐形衣的说法。”

    “愚蠢的故事!”方凌对于这个被因果律修正过的故事,没有任何好感。

    “为什么?”奥尔斯洛特很是不解:“带有强大力量的魔杖,可以让你在巫师界无敌。逃避死神的斗篷,可以让你不死。而回魂石,可以让你看中的人同你一样。不是很好嘛?”

    方凌抬眼看他,放下筷子将刚刚夹起的虾放回盘子:“奥尔斯洛特,你认为死亡代表着什么?”他的语气很是慎重,让奥尔斯洛特有些迷惑。他不明白,为什么凌会换了态度。

    “死亡,代表着毁灭吧!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他不知道这样的回答是否让对方满意,实际上他虽然早慧家庭教育得体,但是这样深奥的话题还是让他感觉茫然。方凌也意识到了对方的年龄,他笑了笑缓和气氛伸出手指点亮一点金红色的荧光:

    “你看,奥尔斯洛特。这是一个点,从点拉出是一条线。如果把生命的诞生,当作这个点的话,那么另一个端点就是死亡。”他指尖的荧光,在空气中画出一个圆点,然后拉出一条线,再在线的结尾点上一个点。用手指轻轻拉动那根线,线变换着形状,波浪起伏:“在诞生和死亡之间,就是你的命运。不管命运如何变幻,实际上任何生命从诞生那一刻起,就已经确定了死亡作为终点。这是自然的规则,也是最基本的规则。如同诞生和毁灭一样,事物也罢生命体也罢,人也罢、巫师也罢!就是神,也会有开始和终点。逃避死亡和终点这种行为,是最愚蠢的。”

    “可是没有人想死,凌!”奥尔斯洛特心情有些沮丧,他不明白为什么好友可以如此淡然的讲述如此深奥的话题。实际上,他们两个人年龄相当。

    “不!”方凌摇摇头:“奥尔斯洛特,我的朋友。你真的畏惧的是死亡本身吗?其实,你所畏惧的是终点之后的开始,因为没有人告诉过你那之后是什么。不会像睡醒后,看到的第二天的太阳。你真中恐惧的,并不是死亡本身。也不是结束后,看待终点的困苦。而是对于未知,产生的恐惧。可是你应该知道,植物结果、种子发芽。都是在一个终点上重新开启的起点。”

    方凌说的很认真,他不知道这么解释奥尔斯洛特是否能够明白。但是他不希望奥尔斯洛特去选择逃避死亡。他可以去畏惧未知,可以去恐惧未知。但是,不能去逃避结束。因为,没有结束就不会有新的开始。只有无畏的人,才能够真正看到新的开始。他将空气中的光线撤去,对于奥尔斯洛特是否能理解,一点信心都没有。

    “这太深奥了!”奥尔斯洛特瘪瘪嘴:“我真不知道你的脑子是如何长的,但是我只能告诉你我目前只能记住你的话。也许,未来的某一天我会明白。不过,还是要感谢你。”

    “你呀!”方凌无奈的笑笑,夹起先前放下的虾咬了一口道:“你要是对那三个感兴趣,我就找来给你玩。”

    “你知道他们在哪里?”提到这个,奥尔斯洛特来了兴趣。实际上,他也只是一个对未知好奇心过剩的孩子。

    “老魔杖在盖特勒。格林德沃手里,可以用魔法水晶换取。回魂石在岗特家的家传戒指上,让塞巴斯蒂安走一趟就可以。隐形衣被波特家藏在家族密地,但是同马尔福家的老城堡一样,目前他们自己家的人也进不去。现在波特家拥有的,是高仿的。”方凌如同喝水一样随意的说着在巫师界会引起轰动的消息。

    “这么告诉我没关系吗?”他觉得没关系,奥尔斯洛特却觉得有些紧张。他四处看了看,发现没有人偷听才松了口气。

    “有什么关系呢?”方凌抬眼皮扫了他一眼:“这些不过是在魔法生物退到魔法界后,为了增强巫师信心什么的弄出来的炼金物品。至于那个死神,我倒觉得可能是一只恶魔的可能性会高很多。不过……”他用筷子上的虾身点了点唇:“如果真有死神,倒是可以拿来玩玩。”说着,满眼的星光闪闪。塞巴斯蒂安坐在一边,看着笑了起来。

    死亡代表着结束,是一个极其小的规则。而这个小规则实际上是因果这个大规则的一部分,如果真的有人领悟了这个规则并且执行所谓的死神,到还真有价值给自己主人玩玩。

    “呃……”这下,奥尔斯洛特彻底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拿死神玩玩……这家伙不会喝多了吧!

    在对面的帕金森家的饭店内,同样临街靠窗的位置现任波特家主约翰同阿布斯。邓布利多谈话。

    “那是那个斯莱特林?”约翰透过窗户,看着对面两个小孩之一的方凌询问。

    “是,一个神奇的孩子。”阿布斯。邓布利多回答的很含蓄。实际上,他也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

    “不是岗特家的,斯莱特林千年来竟然还有正统的传承。”约翰。波特的口气不是很好,实际上一直作为格兰芬多家族死神三兄弟伊格诺图斯·佩弗利尔的后裔,他们一直看不上斯莱特林这种杂碎黑巫师家族。哪怕千年时间,斯莱特林已经成为了传说,依然如此。

    “历史中隐藏了很多我们所不明白的事情,也许这也是其中之一吧!”阿布斯。邓布利多对于这个小斯莱特林也是满是好奇。千年来,唯一传承斯莱特林血脉的只有佩弗利尔家族的老二,回魂石的拥有家族岗特家族。可是这个家族,经过近期百年的衰败已经不堪造就。

    “前阵子那座城堡爆发出的东西,你知道是什么吗?”约翰想起前不久那座小斯莱特林的城堡爆发的能量,就心有余悸。波特家虽然无法进入密地,拿到真正的隐身衣。但是家族画像去告诉他,那是法则的领域。一个能够产生法则领域的城堡……他直觉那座城堡里面有大秘密。想到哪座城堡,就想到前几天魔法部得那场不欢而散。

    不过是提议让人照顾一下那个年仅九岁的小斯莱特林,毕竟他还是一个孩子没有成年。魔法部应该负起责任来,就遭到了斯莱特林大范围的反击。就连马尔福家族都反驳这样一个对大家其实都没什么坏处的提议。他就不明白,接收那个孩子然后以监护的方式得到斯莱特林遗产,这样的行为魔法部不是第一次做了。怎么对一个姓斯莱特林的孩子就变了呢!还是说,这个孩子有什么他所不知道的依仗?他挺着鹰钩鼻,狭长的绿眼睛看向阿布斯。邓布利多,这个他们白巫师推举出来的年轻人。

    “法则领域,那不是那个城堡产生的。我当时在附近,因为马尔福家族和扎比尼家族派了大量的人在附近,我没有太接近。约翰,我的老朋友。你最好放弃对那个孩子的打算,他并不同于他的外在。”阿布斯。邓布利多作为一额老朋友,诚恳的告诫自己这个想冒险的朋友。他需要波特家的支持,白巫师界也需要波特家族的存在。就算不用那些斯莱特林贵族,那个孩子身边的恶魔也绝对是一个噩梦般的存在。

    “一个九岁的孩子还能如何?”约翰对此很不以为意。在他看来,同他儿子一样年纪的孩子,最多也不过是马尔福家小子那种。

    “问题是,他的灵魂可能比他的外在要久远的多。另外,约翰我同那个黑发男人接触过,那是一个真正的恶魔。”邓布利多晃晃酒杯,指着坐在方凌身边殷勤的为他和奥尔斯洛特处理螃蟹的塞巴斯蒂安。

    “只要有足够的灵魂,恶魔就会改变主意。阿布斯,你应该懂得这一点。想想梅勒的红石,那里储存的是什么。那东西,对于他而言可并不难制作。而且麻瓜界正在打仗,还有什么比战火更合适的。”约翰想起二人共有的老朋友尼克。梅勒。现存的,唯一能够炼制红石的人。

    阿布斯。邓布利多有些同看陌生人一样的看着自己的老朋友,他不明白是什么让约翰如此执着于他人的财产。斯莱特林的遗产的确很吸引人,但是作为一个白巫师他更信任自身的修习。他摇摇头:“老朋友,我无法理解你是怎么了?那个男孩儿所拥有的,真的那么吸引你?”

    “没有人不想成为第二个梅林!”约翰给出了答案,却更让阿布斯。邓布利多难过。

    是的,没有人能够拒绝这样的诱惑。可是,梅林也好、萨拉查。斯莱特林也好、格德里克。格兰芬多也好,他们成为信仰的本身,是他们自身的修习。与其相信他人带来的,他更信任自身的努力。

    “那是波特家的家主,约翰。波特和阿布斯。邓布利多。”奥尔斯洛特吃着蟹钳,努努嘴示意好友看过去。

    约翰。波特有着一头棕黑色的,微卷的短发。白皙的皮肤和墨绿色的眼睛。不同于方凌的果绿色来的清澈,满面的横肉和皱纹。法令纹很深,带上直挺挺的鹰钩鼻让他面容看着不慎友好。

    奥尔斯洛特解说:“前不久关于给小斯莱特林找个监护人,或者让魔法部代为照顾的提议,就是他鼓动一格兰芬多小家族提出的。你能力进阶的动静有些大,很多古老家族都蠢蠢欲动。大部分认为,那些同鬼百合城堡有很大关系。都觉得,里面有什么。不过让奥古斯特伯父联合斯莱特林贵族给反驳了。不过我想,他们可能不会就此罢休。你认下此人,以后见面远着点。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还格兰芬多呢……”

    奥尔斯洛特满面的鄙夷,看着方凌一阵心暖。他笑着用小勺挖了一块蟹黄送进对方口中:“吃吧!他动不了我什么的。就是没有马尔福,我也不会有什么。”

    他从不畏惧这些小人伎俩,在强大的力量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无用的。只要事情不闹到他面前,他就可以无视掉。

    “是,是!”奥尔斯洛特很满意,虽然说用对方的勺子这种行为很失礼,但是好朋友就不需要在意这些了。螃蟹吃了大半,他最爱的海鲜烩饭端了上来。那是一大盘子,里面是金灿灿的米粒和上面飘香的海鲜、水果以及少量的蔬菜。同期上来的,还有方凌的玉米浓汤。

    用勺子压开汤碗上那厚厚的硬壳,将里面的热汤弹出盛出来。浓香的玉米加上奶酪的味道,吹凉送入口中。热乎乎的暖胃。奥尔斯洛特看着方凌在喝汤,也凑过勺子弄了一小碗,端着碗喝了两口感觉味道就是不错。玉米的香气很浓,做的比他家厨房的家养小精灵好。

    “别想那些事情了,待会儿吃完饭跟我去古灵阁。我带你去看萨拉查的遗产。”方凌铲了一些米饭和海鲜到盘子里,安抚的说道。

    “萨拉查。斯莱特林的遗产?真的在古灵阁啊!”奥尔斯洛特显然很吃惊。实际上,萨拉查。斯莱特林的遗产一直都是一个同三兄弟一样的传说。不说是魔法部,就是岗特家都不知道。不然,这些年岗特家的衰败也不会这么糟糕。

    “嗯!”方凌点点头:“需要纯粹的斯莱特林血脉进行验证,他留下了验证用的炼金工具。你要是看上喜欢的,可以拿走。”

    “我可能会都喜欢!”奥尔斯洛特傻傻的含着勺子。他知道好友不是说说,而是真的不在意。

    “那也不错啊!扎比尼家的家底,到底要比马尔福差。甚至连布莱克都比不上。增加一些也好。”方凌无意的说道。而听到这话的奥尔斯洛特却很感动。

    “世界上哪有你这么傻的人啊!”他嘟囔着脸红的看着方凌。

    “啊?”方凌被他说的一愣,抬头看他。

    “吃饭!”被看的不好意思的奥尔斯洛特嘟囔一声,低头吃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