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欢迎您!
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蔓蔓青颜

正文 第176章 文 / 黑小鸦

    “那我们就随便转转,然后去覆命,就说鹰王妃已经离开了内谷。”

    “就这么说好了。鹰王妃能够借用草藤指路,出入结界毫无阻碍,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我们就这么回去覆命,也不会惹人怀疑。”

    哥俩扯了通废话,又随意转了转,然后就出林而去。

    桃林中,望着玄苦和玄难离开的方向,沈涵秋奇怪的说:“这俩老头在干什么?”

    约翰从一株桃树后出来,淡淡的说:“假如你是鹰王妃,那么他们这话就是示好于你。”

    力诺从另一株桃树后出来,说:“看来,这俩老头已经发现了我们。”

    龙古力的声音从力诺后方传出:“也未见得。他们应该只是猜到了鹰王妃会到这里来藏。没有见到,当然,他们也确是要示好于鹰王妃,没打算搜索。同时,我想他们应该没有发现我们逃出来了。”

    沈涵秋点点头说:“要真是这样,那我们尽快离开,从我来的路上出谷。不过,我得事先说明,我来的时候,有两人跟踪我,很可能就是他们。也就是说,你们只能赌这俩老头真

    的是想示好于我,不然,你们就死定了。要不要跟我走,你们自己决定。”

    “走的话,有一半生机。不走,连一成生存机率都没有。这桃林并不安全。不,整个梵谷没有一寸安全的地方。留下来自寻生路,跟自寻死路没区别。我走。”龙古力断然道。余者也很快形成统一意见,都决定跟沈涵秋离开。

    天黑沉沉的,大雨即将来临,桃林中一行人在沈涵秋的带领下向东潜行。也许是桃林地处梵谷纵深少有人至,也许是玄苦玄难用了什么法子,一路上只碰到了几只体壮如猪的野兔,沈涵秋这行人就抵达结界。

    一根贴地而生的青藤,在沈涵秋的手中疯狂的生长着。就连见多识广的龙古力和穆南也吃惊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余者更别提了。沈涵秋懒得多费唇舌,干脆用藤将他们拴起来,拖着出了结界。

    到了结界之外,龙古力才勉强镇定下来,赞道:“真乃神技啊!”

    怎么说龙古力也曾是这玄风大陆的颠峰强者不是?看他祟拜的神情,沈涵秋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笑道:“嗬嗬,对于你们玄风大陆的土著而言,我这一手,就说是神技也不为过了。不过,现在不是闲谈的时候,你们各自逃命去吧。我得先走一步了。”

    非亲非故,沈涵秋能把自己等人从那不见天日的诡异地方救出来,再带出梵谷,已经算是天大恩情了,龙古力他们也不敢奢望让她全程护送,把自己送到家门口,所以除了感恩的话,都没说别的。

    倒是沈涵秋临走前又说:“本来我可以把你们带到更远的地方,但是我担心飞鹰派人暗中监视我,让他的人发现你们就不妙了,所以,我们还是早点分开的好。”

    沈涵秋腾身飞起,臃肿的身体一点也不嫌笨拙,飞得又快又稳。很快就消失在龙古力等人视线之外。

    直接飞回鹰王府,沈涵秋落地便喝问:“飞鹰在不在?”

    一身酒味的飞鹰闪身出来,阴阳怪气的说:“风liu快活了这么多天,鹰王妃终于知道回来了吗?”

    “我去了梵谷。”

    “嗯,那里基本上都是男人。”

    “飞鹰,我需要你老老实实回答我一个问题。”压下心头腾腾直往上冲的火焰,沈涵秋力持平静的说。

    “老老实实?沈涵秋,在你面前,飞鹰算是哪根葱,哪根蒜,我自己心里有数。但是你也别太狂妄了。须知,在这玄风大陆,你还没有站在颠峰。”

    “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

    “我也不想跟你吵架,你还不配。”飞鹰露出恶意的笑容,然后振臂大喝:“把这贱人拿下!”

    鹰王府的院墙上头,冒出许多身头盔甲的军士,他们都端着军中特制的长驽,对准了沈涵秋。

    “就凭这帮大头兵,用这些破驽,你就认为可以制伏我了?”沈涵秋怒极反笑,那笑声又嗲又媚,笑得好些军士气血上涌。

    飞鹰脸色铁青,却浮出一抹轻忽的笑:“沈涵秋,你应该知道,飞鹰不是轻敌之人。尽管我也不想我们之间决裂的一天来得如此之快,但是我也是早有准备。”

    沈涵秋这才醒悟飞鹰有多恨自己,一时竟无法开口。

    “师傅,动手吧。尽量要活口。”飞鹰话音落地,他的身边平空出现了一个黑袍人。

    “她私自潜入,又偷偷带了七个人出谷,让她留全尸都是便宜她的。”黑袍人低声说道。

    “你照办就是。”飞鹰态度强硬的回了一句,他师傅竟然不敢再吭气,旋身上前,扬动宽大的袍袖,朝天打出一道乌黑色光芒。乌黑色光芒冲上半空划了道圆弧后,又直射而下。

    沈涵秋听到自己的行踪都让黑袍人掌握了,也不废话,凝出一根泛着暗红色光芒的木灵魔杖,甩手击出。

    那一道暗金色光芒由下而上,与由上而下的乌黑色光芒,在半空碰撞,发出的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震乱了墙头那些军士的思维,好些人都失足坠落。气得飞鹰大骂:“一群废物!”

    暗红色光芒和乌黑色光芒一触即分,这一记对拼,竟然是平分秋色。

    “果然很强!看来那天晚上你是有意手下留情。”黑袍人忽然露出一口黄牙森森然笑了。

    沈涵秋猛的扭头去看飞鹰,那黑袍人就趁她心神恍惚的一瞬间发动袭击。他飞速上前,藏在袖中的如鹰爪般的双手迅疾扣向她的喉咙。

    心碎了,沈涵秋的表情却没有丝毫改变,她猛地回召回木灵魔杖,向那已扑至面前的黑袍人后脑砸去。现在的她心灰意冷之下,竟抱了以命换命的想法,打算着即使她的喉捏碎,她也能用那换黑衣人一命。

    随着黑袍人的左爪不断地逼近,沈涵秋的木灵魔杖也以更快的速度接近他的后脑。在那乌黑的指尖几乎碰到她的脖子时,黑袍人忽然一声怪笑,飞快的低下了头,木灵魔杖便贴着他的头皮飞了出去,直插她的胸口。

    电光石火间,那根触及到沈涵秋胸口的木灵魔杖忽然烟消云散,黑袍人大惊,正要后退,不妨她手中暗红色光芒一闪,又是一道木灵魔杖弹射而出,他连闪避的机会都没有,胸口便插了根木灵魔杖。

    “你不能杀我,我是玄家嫡系子弟!”黑袍人惊骇欲绝,不假思索祭出了自以为是的免死金牌,在梵谷里的漫长岁月里,玄家嫡系子弟的身份也确实让他占了很大的优势。

    沈涵秋不答反而嘶声问道:“那天晚上去术师塔的是你,对不对?”

    黑袍人眼睛不由自主的朝飞鹰看去。

    看到这一幕,沈涵秋心痛得无以复加,却面无表情的问:“是飞鹰指使的,对不对?”

    飞鹰这时已身处院墙外的上,闻声冷笑:“沈涵秋,你假借炼药之名,秽乱术师塔,现在还想栽脏给我,是否无耻太过了!”

    “飞鹰,你为何这般对我?”沈涵秋怆然悲呼。

    飞鹰并不回答,冷冷一笑,无情的说:“这话要问你自己。奉劝一句,你最好放聪明点,德黑隆圣师和那个婴儿是否平安,就看你的态度了。”

    “你再说一遍!”沈涵秋瞳孔收缩,活似一头要发疯的母狼。

    飞鹰定定的看着沈涵秋,一字一顿的说:“你的任何事情瞒不了我。”

    “我要见他们。”

    “他们不在玄风大陆。你就算是把玄风大陆翻过来,也找不到他们。我以我母妃性命发誓。这是真的。”

    “虎毒不食儿,你怎么可以!”沈涵秋说不下去了,泪如雨下。

    “或许他是玄家血脉。但是不是我的儿子,就不好说了。”

    泪在流,沈涵秋却笑了:“飞鹰,转世重生,你可真是活出息了。”笑声里,插在黑袍人胸口的木灵魔杖化为火球爆炸,血肉碎沫溅得沈涵秋满头满脸,她却不闪不避,也不擦拭一下,直直的朝飞鹰所在的方位走支。

    居高临下的看着越走越近的沈涵秋,飞鹰抿紧的薄唇间无情的吐出一个字:“杀!”

    军士们的巨驽竟然装的不是普通的箭支,而是用雷符改制的箭头,如蝗般射出的箭雨,以沈涵秋为中心爆成千百道雷光。

    刺眼的雷光中,沈涵秋匆促撑起的暗红色防御罩被炸毁,她臃肿的身体消失在那密布的雷光中。

    一道青影飞来,人在半空便叫:“鹰王子,陛下有令,休伤鹰王妃。”

    “来不及了。”飞鹰面上浮出冷酷而诡异的笑容。

    落在飞鹰身边,却是那梵谷中的青衫人。他看了雷光包裹的沈涵秋,也唯有叹息,尔后便闪身离去。

    所有的人都以为沈涵秋必死无疑,不想雷光散去,一个焦黑冒烟的人影歪歪斜斜的冲起,在飞鹰及其他人反应过来之前,她飞出了包围圈。

    “追!”飞鹰咬着牙根道。

    一道道飞行符亮起,带着嗡鸣声,小巧如燕的飞行符带着手持巨驽的军士们飞起,奋起直追。

    不能死在这里!抱着这个坚定的信念,沈涵秋奇迹般的很快控制住身体,使其保持平衡,速度和灵巧性也增加了不少。身后一道道锐利的破空声传来,她都能及时的控制身体在最小范围内移动以避开那致命的袭击,并且速度几乎不受什么影响。

    军士们的飞行符都是有数的,而且飞鹰也没想到沈涵秋在大量雷符命中的情形下,还能留得性命,并且能飞得如此之快,当他手下的军士一个个因为飞行符耗尽而不得不停止追击时,他的脸简直就因充血而呈紫黑了。

    眼见得追击的手下越来越少,对沈涵秋根本不造成影响,飞鹰迫不得以收兵,望着天空那道逐渐小去的身影,他从牙缝里挤出:“传令,猎鹰计划提前。沈涵秋,我们裕隆王朝的王宫见吧。”

    沈涵秋听不到飞鹰的话,她在后无追兵时,强自提起精神,大略估计了一下方向,折身朝裕隆王朝的方向飞走了。受过雷击的身体还在剧烈的抖动着,根本就没法在飞行中保持平稳,她像一只忽高忽低掠过长空的黑色大鸟,一路飞去。

    飞到精疲力竭,勉强看下方是片无人荒漠,沈涵秋才降落。说是降落,还不如说是摔落,她的身体就像块焦黑的石头,从半空砸落,在地面砸出个大坑,飞扬的沙粒落回来又将她整个儿埋了起来。

    埋在沙粒里,一动不动的躺了很久,直到天降大雨。瓢泼大雨冲走了堆积在她身上的沙粒,将她从昏迷中惊醒。

    干裂焦黑的嘴唇颤动着,冷雨从唇间齿缝里流进去,滋润了她干枯的喉咙,也润湿了她的眼睛,泪水便跟着那雨水汹涌奔泄。

    无声的哭了好久,直到再度昏迷。又昏迷了多久,沈涵秋自己也不知道。醒来时,她已经平静下来。仰着脖子狂喝了一通雨水,她盘膝坐好,进入修炼状态。花木精神和木元力在体内循环,一遍又一遍,她的精气神以及受损的**都慢慢的恢复了过来。

    雨一直没有停,沈涵秋的体表焦黑的硬皮被雨水泡得发白。修炼结束,她已经通体粉红。两只沙漠火狐一前一后的从远处飞掠而来,远远的看到肉团似的沈涵秋,它们偏离了本来的路线,朝她扑来。

    “畜牲,你们也敢来欺负我!”很多天没进食了,虽然依旧没有食欲,但送上门的食物,尤其是自己现在不着丝缕,也需要那火狐皮蔽体,所以沈涵秋疾快的凝结出两根木灵魔杖,奇快无比的插入两只火狐脑中。

    连凝火烤肉的心思都没有,沈涵秋生啖几口火狐肉,将火狐皮缠在身上,便启程了。

    一路上,在裕隆王朝的地面上频繁的发生着规模不等的战斗,但由于都没有术师参与其中,战斗都局限在地面,在空中飞行的沈涵秋根本不受影响,况且,她目前的状态也不可能去关心身外之事,所以她日夜兼程,以最快的速度赶往裕隆王朝的王都。

    青天白日的,昔日人来人往的王都城门紧锁,一层半透明的结界将整个王都罩住。显然这王都内是出了什么大事。沈涵秋无心理会,凝出一根木灵魔杖在王都上的结界罩上顺手划去。

    一道暗红色的光芒在半透明的结界罩上划过,结界罩漾起圈圈涟漪,却没有破开。城内有数位强者升空,打着手势示意沈涵秋离去。

    无视结界内的人,沈涵秋凝结木灵魔杖化火球朝结界罩轰去。她现在一门心思就是进城找她的亲人们。她现在很脆弱,同时也相当危险,如同受伤的野狼,有着不顾一切的疯狂。一颗又一颗火球轰在结界罩上。

    估计是看出她不破开结界罩不罢体,也相信她能轰开结界罩,结界内的强者们无奈的作出决定,收起结界罩,放她进城。

    半透明的结界罩忽然消失,沈涵秋也不管原因是什么,也不搭理那些上前问询的人,自顾自的朝霍希斯家族的家主府飞去。

    远远的看到苏珊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沈涵秋凄然叫一声:“婶婶!”苏珊仰面来看时,她已如陨石般砸下来,落在她脚边,砸得青砖铺的地面碎石飞溅。

    “涵秋,你可回来了。快,去王宫!”神色失常的苏珊拉起沈涵秋,竟没有询问,也不曾安抚,就急急的将她往门外推。

    迅速从一直无法挣脱的悲伤情绪中恢复过来,沈涵秋问:“出什么事了?”

    “出大事了!”苏珊太急,连话都说不太清楚了。瞧她的状态,知道一时半会问不出个名堂,沈涵秋便腾身飞起,疾似流星般朝王宫飞去。

    此时,身在半空的沈涵秋才发现,王城内外显然是发生了大规模的战斗,并且战斗已经结束,军士们正将尸体收拢。看着那些堆积如山的尸体,她的心不由得下沉。

    “大伯千万不要有事!”沈涵秋念咒语一样念着这句话。在她的心目中,沉稳淡定的大伯不是父亲更胜似父亲,在心灵最为脆弱的时候,她也是首先想到去找大伯。

    王宫内外,同样有着刚经过激烈战斗的痕迹。沈涵秋飞临王宫上空时,一群强者飞上来,将她团团围住。还没等人家讲话,她只看到这些人中没有霍希斯家族的人,扬手便是一道暗红色光芒扫出。迫退众人,她也不多作逗留,因为她听到大伯的声音。

    在王宫西侧,兰顿和一群族中高手跟凯德王子所率领的王子近卫军对峙。所有的人都带着伤,地上还横七竖八的躺着上百具尸体。

    “兰顿家主,不要再顽抗了。你们现在束手就擒,我还可以只诛首恶,给你们霍希斯家族留条活路。”凯德王子额上有条皮肉外翻的伤口,使得他失了以往的光采,变得有些狰狞。

    “凯德,你这个心口不一的小人!”

    “兰顿家主,你血口喷人也要看看对象,你认为,你的话,裕隆王朝有人会信么?”凯德王子的声音依然不疾不徐,相当柔和。

    “裕隆王朝的人信不信我大伯,你都不会知道。凯德,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周身充斥着暴戾之气的沈涵秋,身在半空,便甩手射出一根木灵魔杖。

    那仿佛从天而降的木灵魔杖,泛着暗红色光芒,带着尖锐的破空之音,刺入毫无防备的凯德额头。

    近卫军都傻站着,在他们心目中如同神祗一般的凯德王子,在他们面前倒下了,额上插着暗红色光芒流转的小棍子,眼还睁得大大的。

    霍希斯家族的男人们不愧有双头狮子之称,敏捷如捕猎的狮子,几乎是同时朝近卫军发起攻击。一波下来,近卫军死伤过半,余者在大发神威的沈涵秋的手下,都是一招毙命,死状跟他们敬爱的凯德王子一样是额上插着一根暗红色光芒流转的小棍子。

    木灵魔杖刚刚在凯德王子的额间消散,鲁修斯便带着一队将士冲来,一群强者也踩着飞行符飞落。鲁修期双目赤红,嚎叫:“尔敢!”明知不是对手,他仍第一个冲向沈涵秋,跟着他来的人都奋不顾身的冲了过来。

    霍希斯家族的男人们都心头泛着苦意。他们战斗到这时,已经是强驽之末,而鲁修斯带的人显然是生力军,而且大部分是装备精良的王宫术师团的护卫,那些家伙都是军中万里选一的精兵强将,跟他们拼起来,自己这方活命的希望渺茫啊!

    “涵秋,你走吧。”兰顿沉声说,“肖恩带着修习弱水功的族中少年,去了你们的秘密基地,你去照顾他们。”

    “要走一起走。”沈涵秋如何肯扔下大家独自逃生,尤其是其中还有大伯。她也看出族人们只要休息一下,就能恢复战斗力,况且,来的强者之中,没有一位术师,全是些武道强者,对付他们,沈涵秋撑起一道暗红色防御罩,就足以将族人保护起来。

    在鲁修斯他们冲来之前,霍希斯家族的男人们听沈涵秋的号令集中起来,暗红色光芒从沈涵秋身周逸出,形成圆形光罩,将他们一起罩住。

    鲁修斯这些人都是凯德王子的死忠分子,被他的死刺激得发了狂,团团围住暗红色光罩,皆是全力攻击。可惜的是,他们发出的一道道强横的剑气,轰在暗红色的防御罩上,只荡起轻浅的波纹。

    霍希斯家族的男人们都吁了一口气,然后听沈涵秋的吩咐,抓紧时间调息。

    见撑起的暗红色光罩能抗得住鲁修斯他们的攻击,沈涵秋腾出一只手来反击。泛着暗红色光芒的木灵魔杖,接二连三的从暗红色光罩中飞出,那些在常人眼中无比强大的武者连闪避的动作都来不及做出,额上便出现一个小拇指大小的洞来,隔半天才有血流出。

    “妖法!”不知是谁首先喊出这么一句,围攻者大部分作鸟兽散,只余鲁修斯他们那些对凯德王子死忠的人,仍不停止攻击。

    “鲁修斯魔鬼,你一定要找死,那姑奶奶就成全你!”沈涵秋大恨,此前她的攻击一直避开鲁修斯,可鲁修斯不仅没有领情,攻击还比其余的人更为凶猛。

    “今天就是同归于尽,我们也不会放你离开!”鲁修斯怒吼道。存了死志,他挥长剑如砍刀,大劈大砍,每一剑砍在暗红色防御光罩上,都形成一道不弱的震荡波。再给他劈砍上一阵子,说不定防御光罩还真能给他劈开了。

    “凭你,还没说同归于尽的资格。”沈涵秋轻蔑冷笑。她的掌上迅速形成的木灵魔杖,飞出防御罩后,洞穿了鲁修斯的剑身,精准的射在鲁修斯的额头。

    一道湛蓝色的光芒闪过,射在鲁修斯额头的木灵魔杖消弥在那湛蓝色光芒里,他额上一点印痕也不曾留下。

    “原来是带着防御法器来的。姑奶奶就试试你的防御法器有多强。”沈涵秋也拧上劲儿了,木灵魔杖不要钱似的往外洒,而鲁修斯自然成了重点照顾对象。

    鲁修斯看到与自己并肩作战的人一个个躺下,悲愤欲绝,更加的奋不顾身,他的身上湛蓝色光芒一闪再闪,每闪一次,那光就会黯淡一些。在那湛蓝色光芒淡至若无时,沈涵秋冷酷的喝道:“鲁修斯魔鬼,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一道流转着暗红色光芒的木灵魔杖****而出,目标直取一剑劈向暗红色光罩上的鲁修斯。情知是命悬一线的时刻,鲁修斯也不辙剑回防,或者说是他自知辙剑回防也来及不及,任由那木灵魔杖擦着剑身,朝自己心口射来。

    “都住手!”三王子凯特不知打哪儿冒出来,一剑击飞已到鲁修斯胸前的木灵魔杖。一贯痞里痞气的他神色间有着前所未有的凝重。

    有凯特发话,鲁修斯他们都不情不愿的停手不战。沈涵秋其实早就不堪重荷,一口鲜血涌上喉头,让她硬生生的压住了,此时也乐得歇息,便收了防御罩。

    凯特忧心忡忡的说:“现在不是我们内讧的时候,鲁修斯,你要明白,梵谷召走了所有高级术师以上的术者,我们的国防只能依靠军中普通将士,死一个,我们的力量就薄弱一分。”

    “这还只是内讧么?”鲁修斯冷笑两声,言辞更为犀利的逼问:“三王子,他们杀害了凯德王子,我们是在为王子复仇,你却定义为内讧,是何用心?”

    “我怀疑,梵谷跟乾元帝国有什么秘密协议,我们现在应该集合所有力量,共攘外敌。王兄英灵不远,我想他此刻也应该后悔,不该中了奸计,发起这场莫名其妙的内部清洗战争。”

    “三王子,你敢诋毁凯德王子!”

    “鲁修斯,不要让你的忠心蒙蔽了你的心智!”凯特也火了,吼道:“国难当头,你难道真的看不见么!”

    “你不要危言耸听。三王子,凯德王子横死,你就有了继承王位的资格,所以,你比谁都希望他死,对不对!”

    “猪!”凯特王子气急败坏,骂了句粗话,犹不解恨:“一群被洗脑的猪!鲁修斯,你脑子里装的全是大粪啊!不想带着你的家族造反,你就给老子一边呆着。”

    还没被这般辱骂过,鲁修斯脸涨成乌紫色,却因为对方的身份,不得不压下怒火,老老实实原地站着。

    “沈涵秋,我想,你也需要看看这里死的是谁?”凯特王子亲自搬开几块假山的碎块,让里面堆积的三具尸体露出来。

    沈涵秋傻了,她看到了父亲乔克的尸体,在他的身体下,是美丽的伊芙琳王妃的尸体,而伊芙琳王妃的胳膊下,露出瑞特的脑袋。

    “怎么会这样?谁杀了他们!”沈涵秋嘶声问道。

    鲁修斯仇恨的目光落在兰顿身上,一字一顿的说:“那就要问你的好大伯了!”

    你被蛇咬了一口似的,沈涵秋猛的跳起来,冲过去揪住鲁修斯吼:“不是我大伯,不许你污蔑我大伯!”

    “你为什么不问他自己!”鲁修斯猛的将沈涵秋推开,手指着兰顿用更大的声音吼道:“你让他自己说啊!”

    “不是,不是我大伯!”沈涵秋没敢看大伯,她抱住脑袋蹲在地上,像个无助的孩子嘤嘤的哭起来。

    霍希斯家族的男人们都没有动,没有谁走过来安抚沈涵秋,连兰顿也没有。他们都低垂着着头,盯着足尖。

    一阵杂乱的脚步传来,其中夹杂着一道轻狂的大笑:“狗咬狗,一嘴毛啊!这出戏还算精彩,不枉本王这一路上浪费的飞行符。”

    鲁修斯回头一看,惊怒喝道:“飞鹰,你敢孤身入我王都,胆子真不小!”

    在众将簇拥下的飞鹰神采飞扬:“变天了,玄风大陆自此只有玄风皇朝。飞鹰军已经团团包围了这里。当然,能这么顺利的进城,要感谢我的好王妃轰破了这座城市的结界罩,让我不费一兵一卒就打开了城门。”

    凯特王子的脸上血色全无,沉声问:“你们跟梵谷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

    飞鹰轻轻一笑,目光扫过嘤嘤哭泣的沈涵秋,漫不经心的说:“怎么,我的王妃还没来得及通风报信么?”

    “她没有。”凯特王子干巴巴的说。

    “梵谷是我玄家的梵谷。”飞鹰的眼中带有那种猫戏耗子的恶意,看着凯特他们那饱受打击的表情,他无比快乐,因而语气也分外轻快:“没想到吧?呵呵,连我们乾元帝国的臣民们都没想到呢!”

    “召走各国高级术师以上的术者,是因为梵谷要助乾元帝国一统玄风大陆么?”

    “我刚才说过了,变天了,玄风大陆以后只有玄风皇朝了。”

    “就算没有术者,我们的国民,以及别国的国民,抱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决心,你们认为这样统一的玄风大陆,有意义么?”凯特边说边冲鲁修斯使眼色。此时鲁修斯已冷静下来,得凯特示意,扬手发出一道信号箭。

    绿色的信号箭刚升起三丈,飞鹰身后的将士中间飞一道雷符,后发先至,与信号箭撞在一起,雷光闪过,信号箭连一片碎屑都没留下。

    “抱歉,忘了说,飞鹰军已进驻城中的各家主府。”飞鹰说完,也不去鲁修斯他们的精彩表情,只将目光投向沈涵秋,轻佻无比的说:“我亲爱的王妃,这么快又见面了。你的衣着还真是让人眼前一亮。”

    沈涵秋喉头堵得紧紧的,想骂,却骂不出来。在飞鹰举步欲走过来时,她如避蛇蝎般快速飞上半空。

    “追!上天入地,也要把她给我带回来,死活不论!”飞鹰的吼叫声响起来,如雷轰鸣。

    一道道人影踩着飞行符从王宫里飞出,追向仓皇逃向城外的沈涵秋,他们手中都端着发射雷光符的巨驽。密集如雨的雷光符射出去,远远看着,只见一团硕大的雷光快速划过王城上空,不管是前面逃窜的沈涵秋,还是后面的追兵,身形都隐没在那刺眼的雷光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