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欢迎您!
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六年之心泪

正文 心泪(五十五) 文 / 洛神非女

    239.

    青浦电信分局大楼下,王洛轩尴尬的被挡在了一楼大厅,他没想到这里会设置id识别关卡,青浦分局业务部怎么样,防范措施倒做得那么严格细致,之前也没听说过来上班还要刷什么卡才能进入,有点成保密局了,当班的保安还特别的认真,见他拿不出id卡,礼貌的将他挡在了外面。没有龚局的联系方式,真是头大,第一天报到上班就不顺,他试探性的向保安问道:“师傅,是这样,我是新调来这里上班的,今天第一天报到,你看你能不能打个电话道局长办公室问一下,就说新来的王洛轩已经在楼下大厅了。”

    保安有些狐疑的看着王洛轩,重新打量起他,来上班直接就是找局长?这人是什么来历?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将信将疑的拿起了内线电话转到了局长办公室,没一会儿,保安就满脸堆笑的挂了电话,向王洛轩致歉,“你看,王总监,我不知道是您来了,上面早替你办好了id通行证,只是不太确定您到底会哪一天来上班,就一直放在您办公室里,局长说了,一会儿就有人来接您,刚才真是抱歉啊,我们算是不打不相识嘛,哈哈哈。”

    王洛轩笑着摆摆手,不知者无罪。说话间,远处传来了脚步声,由远至近,那人走近后待王洛轩定睛一看,来人皮肤有些黝黑,一头精神的短发,中高个儿,穿着一身西装,向王洛轩微笑以示友好。保安一见来人立马打起了招呼,“蔡经理。你好!”

    蔡经理?王洛轩心中默默念起这个称呼,被叫做蔡经理的男子说话了。“你是……王洛轩?”

    王洛轩点点头:“正是,请问你是……”

    蔡经理已经伸出了右手并微笑道:“欢迎欢迎,早就盼着你来了,我是分局的行政经理,我叫蔡建,龚局刚才打电话给我,让我下来接你,喏,你的id卡早就办好了。”

    蔡建边说边掏出了一张配有王洛轩照片的青浦分局id卡。上面赫然写着“业务总监”四个字,王洛轩也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与蔡建握起了手并道:“非常感谢,我刚才还以为我今天要吃闭门羹了呢,哈哈。”

    两人一番客套后,蔡建就带着王洛轩直接上了楼,在电梯内向他介绍了每一层楼的部门分布情况,还简单介绍了一下青浦分局的一些发展历史和人事关系,当听到介绍业务部时,蔡建只是一笔带过并未多说。显然是不想多说,王洛轩也没多问什么,他有着自己的一套想法,在内心慢慢萌芽。

    电梯停在了六楼。原来蔡建直接带他来了局长办公室,门外王洛轩问了句龚局是哪里人士,蔡建平淡的说了句“老表”这个称呼你知不知道?

    原来龚局是江xi人。他心中暗叹,都说江xi人的个子普遍不高。不知道龚局是不是也是这样,两人刚推门而入。就验证了王洛轩的猜测,龚局笑呵呵的背手而立,留着一头浓厚的中长发,简单的衬衣皮衣,1米6左右的身高,但人看上去挺精神,蔡建先打了个招呼:“龚局。”

    龚局笑着点点头,随后王洛轩马上也跟着喊了声“龚局”,龚局先坐了下来并做了个“请坐”的手势,还未等两人坐稳,龚局就开了话腔,“王洛轩啊,总算是把你给盼来了,让我好等啊!”

    这本是一句客套话,不过王洛轩还是得跟着客套一下,“龚局,您言重了,我初到青浦分局,很多地方还得仰仗您的照顾。”

    “哈哈哈。”龚局乐呵呵的笑出了声,“这年轻人真谦虚,上hai分公司里谁不知道业务前三甲的西区分局里有个王洛轩撑着一片天啊,我啊,说实话,早就想挖个你这样的人才来给我撑局面了,没想到老天爷垂帘我我,你自己申请调过来了,这不是缘分是什么?哈哈哈!”

    王洛轩不好意思的笑着抓了抓头发:“龚局,您过奖了。”

    “说吧。”龚局切入主题,“有什么想法和要求,尽管提!”

    没想到来自江xi的龚局有着东北汉子的直爽,这倒很让王洛轩意外,既然局长开门见山了,那么王洛轩就直言不讳了起来,“请详细介绍一下青浦分局辖区内所有业务发展情况和业务部门的情况。”

    言毕,蔡建与龚局相互对视了一眼,蔡建从龚局的眼神中读出了一些信息,话语权就交给了蔡建,只见他清了清嗓子,坐正了身子口中徐徐说道,“呃,王监,既然你想知道,那我现在就把整体情况给你做个介绍说明。”

    蔡建直接称呼了王洛轩的职位名,可见他对王洛轩提出的问题是起了重视,“我们青浦分局下属还有几个支局,他们分别是徐泾,赵巷,白鹤,重固,城厢,朱家角,练塘,金泽,他们又刚好在青浦的东西片,分布比较均匀。”

    王洛轩插了一句,“这些是不是青浦区的几个镇?”

    蔡建点点头继续道。“是的,就是那几个主要的镇,2011年光纤业务虽然已经展开,我们分别对人口较密集的小区都进行了光线介入改造,分局前期的投资与人体都相当大,但开通此业务的用户却少之又少,我们也试着做了一些营销与推广,市场部那边也花了精力,但效果甚微,统计到目前为止,愿意光线入户使用新套餐的用户,10户人家里只有2家人愿意使用,这一直是我们没弄明白的地方。”

    这些话让王洛轩的眉头锁得很紧很紧,百分之二十的接通率,那意味着什么?!蔡建见他不说话,就继续着话题:“业务部有一名业务经理与2名客户维系经理,还有5名业务骨干。都是分局的老员工了,他们分工也很明确。有负责手机的,有负责宽带的……”

    王洛轩突然做了个停止的手势打断了蔡建的话。他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他已经听出了问题的所在,蔡建被他突然示意停止有些愣神,一脸疑惑的望向王洛轩,龚局倒是一脸平静,耐心的等着王洛轩将要说出口的话,王洛轩用手指揉了揉太阳穴,内心做了番深思熟虑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龚局。蔡经理,一个业务部,只有8个人,而8个人中却有3个经理,5个骨干,这个人事配置是当初谁定的?不觉得很矛盾么?这么多的下属支局,没有派任何一个人单独去负责么?我猜你们之前的营销手段也就是在各营业厅里放置一些宣传海报,然后就采取‘守株待兔’的方式等用户上门来办理,是吧?”

    龚局没有任何反对的意见。赞许的点点头,“刚好苹果4s马上要上市了,你有什么看法或意见么?”

    王洛轩迟疑了一会儿才说,“先不说4s的事。目前需要的是,改革!!”

    “哦?”龚局小吃一惊,“如何改革?”

    “要人!”王洛轩坚定道。“我要足够的人手,业务部目前的人手远远不够我来拓展业务。4s要上市了,改革我们业务部是最为关键的头等大事。”

    蔡建似懂非懂的点着头。龚局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需要多少人?让蔡建马上联系人事部给你配上。”

    看来龚局是相当器重王洛轩的,他要人,马上就给。真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王洛轩立即伸出了一个手掌,口中道:“最少5个人,马上就要,而且,这五个人,我要亲自来挑,亲自把关。”

    龚局:“你想从哪抽调人手?”

    王洛轩:“我们辖区内不是有这么多营业厅么,我只要从所有的营业厅里的受理营业员中挑就行了,他们往往是对我们电信业务最最熟悉的人,编进业务部是不二人选。”

    龚局脸上又浮出了笑容:“好,让蔡建给你安排,然后你亲自给他们面试,你打算什么时候进行?”

    王洛轩看了看时间,“今天应该是来不及了,明天下午1点吧,麻烦蔡经理通知各个营业厅,让他们厅经理安排上班和不上班的营业员从一点开始错时来面试,我想明天就把人给定下来。”

    蔡建暗叹,明天?新来的业务总监办事效率可真是高,今天刚报道商人就要搞改革,明天就要替自己部门注入新鲜血液,他还会有什么新想法?西区分局来的人真是不一样,看来青浦分局将要吹起一股改革疯了,龚局见蔡建有些沉默便询问道:“小蔡,明天有问题么?”

    蔡建回过神来忙回答,“没问题,龚局,我现在就去办,你们先聊,我先去忙了。”说着便起身离开了办公室,只剩龚局与王洛轩两人了,龚局又问起了关于4s的事,“你打算如何计划4s的业务?”

    王洛轩倒是一脸轻松,“189元一个月,两年协议绑定期,4s直接送。”

    龚局有些诧异,“189……是不是少了一点?”

    王洛轩笑了,“龚局,能不能跟我透露一下,总局拿到的4s的合约价是多少?”

    龚局犹豫了一下,才说:“3400!”

    王洛轩胸有成竹的说:“189乘以24个月是4536元,我没没有亏。”

    龚局仍是不解:“两年的绑定期,我们只赚1100多块?”

    王洛轩那显然是猜到了龚局会有这样的顾虑,“龚局,如果是您,您签了一个189元的手机套餐,您真的就每个月不会超过这个189元的月租么?4s再怎么说都是面向中高端用户人群的,智能机时代已经来了,出了打电话,发短信彩信,还有上网,聊天,下载,等等增值业务,我们189元的月租套餐,只是包含了通话时间和短信数,不会加入太多的上网流量,你要用流量可以啊,另外再算,您觉得还会不超过189元么?刚才的4536元只是一个最低的保守估计,其实远不止这个数字,而且。一开始就降低套餐的门槛,更能吸引那些新用户的加入。为我们的c网增加更多的人数,这比一个老用户改办套餐。不是更好?您觉得呢?”

    这几句话说的龚局是心服口服,他认为自己的决定是对的,之前潘局打电话来打招呼,说王洛轩硬要来青浦分局工作希望龚局能接纳他,并给他一个业务总监的职位,龚局只是之前听说过这么一个人,并不知道这个人的真正实力,正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青浦分局本来业绩就差劲。还要再增加一个业务总监的位子,着实让龚局有些为难,他也是考虑再三才答应下来,现在见了王洛轩后,他觉得值了,这样卖了个人情给潘局,还得了一名帅才,一箭双雕。

    240.

    之后,龚局又与王洛轩畅谈了青浦分未来发展规划。王洛轩畅所欲言,把自己所有的想法一吐为快,龚局听得是又惊又喜,仿佛分局未来一片繁荣已经呈现在他的眼前一样。聊至最后,龚局突然话峰一转,“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想问问你。”

    “您请示下。”王洛轩谦逊的说道。

    龚局考虑了一小会儿才说。“张总和你是什么关系?”

    王洛轩一愣,“哪个张总?”

    龚局一笑:“还有哪个张总?南区的张副总。张洁。”

    “这……”王洛轩不知该如何回答,但龚局已经从他的脸上读出了答案。“其实不用一定回答,我只是好奇罢了,实话告诉你吧,你来之前,我除了接到潘局的电话外,还接到了张总的电话,她让我要照顾你一下,看来张总对你是关爱有加啊,哈哈。”

    又是一阵笑声,这句话一语双关,王洛轩怎么会听不出话中含义呢,他尴尬的笑笑,“哪里,以前我在南区任过职,她曾是我的领导,现在还劳她操心,改天我会感谢她的。”

    “张总确实是多担心了。”龚局直言,“你这么优秀的人,根本不需要我操心什么或照顾什么,放手去干吧,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两个多小时的交谈看来就要结束了,王洛轩起身离开前,龚局还是问了句,“下午打算如何安排?”

    王洛轩答:“我想到各个营业厅去巡视一圈,那里也是业务的最前线,我想了解一下青浦这里用户的基本情况,也便于明天的面试。”

    龚局投来肯定的目光:“叫上蔡建陪你,每个营业厅他也熟,那样你会省去许多麻烦。”

    “好的。”王洛轩欠了欠身,“龚局,那我先去了。”

    龚局微笑着目送王洛轩走出了办公室。门外,王洛轩暗暗舒了口气,看来自己的直属上司一点不难相处,还相当的期待自己的表现,那么,心动不如行动吧,立即前往各个营业厅看看吧。他坐着电梯前往行政部去找蔡建去了。

    很让人想不到,他没有直接去自己的业务部看看,业务部的人在得知新上任的业务总监已经在局长办公室的时候,几个人都打扫了一下部门的里里外外,准备迎接总监的到来,没想到会让他们空等一场,众人均大感意外,不知这位总监大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聪明的王洛轩怎么会没想到这一节呢,他早料到了,青浦业绩差,与他们脱不了干系,他是要先“冷”一下他们,让他们知道,他的到来,至少不会是“平静”的,算是一个小小的下马威吧。

    241.

    香槟金的别克君越,这是蔡建的座驾。王洛轩坐在副驾驶上心中感慨,蔡建的车内空间可真大,比自己原先的马3要好多了,脚伸多直都没关系,看来男人还是得配一辆大气一点的车子,想起自己的车,自然就想到了一个人,潘晓晓,此时的她会在做些什么呢?她连我的新手机号码都没有,不知道她会作何感想。

    车刚好开至王洛轩新租的房子楼下,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蔡经理,保安新村楼下要新开家营业厅?”

    蔡建目视前方道:“叫我名字就行了,你我以后不用这么麻烦称呼职位,怪别扭的。”

    王洛轩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蔡建接着说:“是有这么回事,基本定在下个月上旬。人还在招,硬件都配备齐全了。刚好你来了,这事以后得交给你操心了。”

    “原来是这样……”王洛轩喃喃道。他心中冒出了一个想法,他害怕那样的事发生,但那个念头转瞬即逝。车问问停靠在了章浜路上的一家zg电信营业厅门口,蔡建拔出车钥匙解着安全带准备同王洛轩一起下车时,却被王洛轩制止了,“呃…蔡建,我先进去,你过10分钟后再进来吧,你跟着一起进去太引人注目了。我想自己先一探究竟,你看如何?”

    蔡建没有任何反对意见,很干脆的回答了一个字:“行!”

    王洛轩便迅捷的下了车,就在他下车走进营业厅的同时,蔡建拿出了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营业厅的人并不是很多,只有两三个人在缴费办理业务,王洛轩刚进入就有一名营业员小姐迎了上来并打起了职业问候,“先生,你好。请问办理什么业务?”

    “我对光纤不是很熟悉,那是什么?”这是王洛轩来之前就做好的打算,他要先看一看营业厅里是怎么普及光纤知识的,如果蔡建跟进来。一定会影响暗访的效果,只听对方很从容的回答:“光纤?就是宽带的一种啊,速度很快很稳定。”

    王洛轩的内心生出一丝不快。“那它与adsl宽带最大的区别在哪里呢?”

    营业员仍是那副表情:“就是比adsl速度快啊,没别的了。”

    王洛轩刚要再发问的时候。他突然感觉有一束目光从哪一个角度射了过来,很犀利。看得人不是很舒服,不自在。

    他四处张望,想要一看究竟,一旁的营业员看他的表情也是一脸疑惑,“先生,你在找什么?”

    他没有理会,当自己的眼神扫至手机展示区域的时候,终于发现了对方,对方发觉后,立即收回了目光转身跑进了手机柜台内继续工作了。

    是个女人,但这个女人自己并不认识,为什么那个目光会那么怪异?正猜测之际,蔡建已经走了进来,右手还握着手机,之前接待王洛轩的那名营业员马上认出了来人,“蔡经理!”

    蔡建笑着点头示意,走至王洛轩身旁,“怎么样?还算满意么?”

    王洛轩朝刚才注视自己的那个女人使了个眼色问:“蔡建,手机柜台里的那个女人……”问名字?问来历?蔡建却解开了他的疑惑:“你说吴华?负责局内手机核销的,所有出去的手机必须经过她手,对手机,她可是在行的很呐。”

    王洛轩接着问,“她经常穿着营业员的制服在各大营业厅出现么?”

    蔡建:“有时候是这样,她最多的还是会待在分局下面的综合大厅里,来其它营业厅,只是为了来看看销售情况,并介绍一些新机型的只是,怎么?你们见过?”

    吴华刚才看自己的眼神分明就是好奇,就是想一探究竟的那种意思,王洛轩猜想一定是有人通知了一些人自己来这里的暗访的消息,看见蔡建手上还拿着手机,就更确定自己的想法了,是蔡建通知了这个叫吴华的女人,自己是新到任的业务总监,刚才接待自己的营业员很显然是来不及被通知,才会回答王洛轩问题回答的那么蹩脚那么差劲,王洛轩自顾自的走向手机柜台内,营业厅的厅经理已经走到了蔡建的身边并轻声问道:“蔡经理,是他么?”

    蔡建简洁的回答:“是!”两人便耳语了起来。

    那边,王洛轩直接与吴华打起了招呼:“吴华?”

    吴华回以一个职业性的笑容:“王监,您好!”

    “看来我猜的没错,蔡建打电话通知你的吧?”王洛轩一脸平静的说着,“不用叫我‘王监’,我不太喜欢这个称呼,我叫王洛轩,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

    他边说边伸出了手与吴华准备握手,吴华着实一惊,没想到新来的业务总监这么平易近人没有领导架子,而且身上还透出一股时尚的气息与沁人心脾的香水味,还有那年轻的看不出实际年龄的外貌,总之,这个总监不一般的人。至少青浦分局里没有这样的领导,以前局里开会经常要讲“干部要年轻化。”这些话往往只听雷声不见雨点,如今真来了一个年轻的领导了,真是让人既惊喜又意外。

    吴华是青浦本地人,比王洛轩的实际年龄要小一岁,很早就结了婚,生有一5岁女儿,学校毕业就在青浦分局工作了,也算是一名“老资格”了,但是工作这么些年的吴华,却一直停留在手机核销的岗位上停滞不进,这是令人很奇怪的一点。

    吴华听王洛轩说不要喊他的职位称呼,便按他的意愿说:“王洛轩?洛轩两个字是哪两个字呢?”

    王洛轩解释道:“洛神的洛,轩辕黄帝的轩。”

    “哦……”吴华感叹一声并说:“王洛轩…好有诗意的名字哦。”

    话音刚落,王洛轩只觉吴华投来一股略带**的目光,他很不想说自己是在自作多情,但作为过来人,他绝对认为这个目光带着一些不寻常的东西在里面,只听吴华又问:“王洛轩,不知你今年几岁了?在电信工作多久了?”

    王洛轩见她对自己的履历有兴趣,就知无不答的说:“我大学毕业后没多久就进电信局工作了,今年是第六年了,我今年刚30岁。”

    吴华大声一惊:“啊?!你都30岁了?比我还大一岁呢,看不出看不出,一点也看不出,你看上去最多24,5岁了,怎么样保养的?”

    王洛轩觉得自己刚才像在跟领导汇报工作一样,自己也忍不住好笑,吴华其实一点也没说错,她的外貌看上去是比王洛轩还要年长几岁,更像是他的大姐,也难怪吴华会这么惊讶了,慢慢的,已经有很多双眼睛朝王洛轩这边飘过来了,看来蔡建通知了这的所有人,他的到来。(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