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欢迎您!
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宫道

正文 第171章 伸手不打笑脸人 文 / 朵朵小可

    “哦!”胤禛挑了挑长眉,若有所思地看着嫒雪,秀靥比花娇,柳腰弱袅袅,“难得你一番心思,特地……呵呵……盛装前来!”

    嫒雪眼珠一转,不动声色地应道:“既然来了清晖室,自要干干净净,总不带着一身药气,对王爷不敬!”

    胤禛冷笑,说:“你喜欢在这,就在这吧!爷还不困!”

    嫒雪娇嗔地拉住胤禛的胳膊,轻轻摇晃着说:“王爷,嫒雪是心疼您。这枸杞菊花,可以缓解眼睛的干涩疲劳,您多喝一些?”

    胤禛烦她纠缠,却知她是一片好意,敷衍道:“好好,我喝!”

    嫒雪嗲声嗲气地说:“福晋姐姐说,王爷您爱听昆曲,正巧嫒雪会唱上几段。您喝杯茶,听一段!”不等胤禛开口,她已经娓娓动听地唱起来:“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一曲《长生殿》,将人带入唐明皇与杨贵妃几百年都未诉说完的故事中去。嫒雪左顾右盼迷情的眼神,更是将这缠绵悱恻的爱情演绎地淋漓尽致。

    胤禛品着茶,一只手和着节奏在桌上轻叩,脸上似乎泛着惬意的微笑。约摸唱了一柱香的时间,嫒雪停下小歇,胤禛喝彩道:“喉清韵雅、余音缭绕!不错……不错!”

    “谢王爷夸奖,只是天色不早了……”嫒雪腼腆地说。

    胤禛唇边歪着坏笑,打断她,意味深长地说:“是啊,天色不早了……我们……”

    嫒雪故作忸怩,侧过身去,怯答答道:“王爷,你坏……你戏弄人家……”

    许久,不见胤禛搭话,她偷偷地扭过头去看他,胤禛已端正坐回案后,不苟言笑。

    嫒雪如坠云雾,轻声问:“王爷,王爷……”

    胤禛眼不离书,说:“茶喝尽,戏唱完,你回吧!”

    嫒雪大吃一惊,不死心地说:“可是,嫡福晋说让我来服侍王爷!”

    胤禛冷漠地说:“服侍完了,你可以走了!”

    嫒雪强忍住胸中翻腾的委屈,福身道:“贱妾告退!”她尽量慢地一步步挪出清浑室,不信胤禛看到她那婀娜背影,动不了心。

    果然,胤禛开口了:“小成子,进来!”嫒雪心中一喜,停住了脚步,莫非王爷对我另有安排?

    只听胤禛说:“走,去饮澜居,别忘了……”

    小成子细声细气地说应着:“王爷,燕窝早已备好了!”

    “嗯!真是的,扫了爷夜读的兴!走……”胤禛站起身,带着小成子走过嫒雪面前,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空荡荡的清晖室,还残留着胤禛的味道,嫒雪的泪洒在地砖上。年立言,你执掌王府时,冲动无知,要不是我帮你出谋献策,你会有今天?一旦与嫡福晋交好,就将我抛到九霄云外,不屑再看一眼,有这么便宜的事吗?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乌拉那拉氏与年立言斗个你死我活。假李氏虽是一个把柄,暂时可作要胁,却无法影响到胤禛。入府十几年,依旧是个低微的庶福晋,连个指望的子嗣也没有,将来,如何能在王府立足?

    次日,福熙楼

    亦蕊吃惊地睁大双眼,说:“什么?你要将弘时过继到膝下?”

    嫒雪淡定自若地说:“是的。”

    亦蕊怒道:“这不可能,要知道弘时的生母还在世,且母子情笃。”

    嫒雪笑道:“姐姐糊涂了,时阿哥的生母?”她看着亦蕊紧张的模样,轻掩讽笑,“妹妹是说,昀阿哥以前也交给宋福晋抚养,前例在此,有何不可?”

    亦蕊屏住怒意,说:“那是因为李福晋身染天花的无奈之举!”

    嫒雪玩弄着衣袖,毫不顾忌地说:“是嘛!”

    亦蕊重重一拍几,喝道:“过继之事,绝无可能,莫要再提。”

    嫒雪客气地说:“姐姐莫恼,嫒雪也只是想找个依靠,若王爷肯多宠爱,定能有自己的子嗣,也不愿来为难姐姐。只是……嫒雪身无长物,唯有的就是姐姐这棵大树,若姐姐连这点小小请求也无法依从,那妹妹只能披荆斩棘,同归于尽喽!”

    亦蕊的语气软了几分,说:“祖宗规制在那,我……我也爱莫能助!”

    嫒雪“吃吃吃”笑了几声,起身走到亦蕊面前,为她的茶杯续上水,亲亲热热地说:“姐姐,你可以的。你已除掉了真的李怡琳,还怕再做掉一个假的吗?”

    “什么?杀人?”亦蕊惊叫道。

    “姐姐那么激动做什么,小心外面会听到!”嫒雪“善意”地提醒道,“你可别说,你没干过!这府里,但凡有权势的,哪个手里没染过血渍!”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扇在嫒雪脸上,她低着头,捂着脸,似乎在回味那火辣辣的滋味。几许功夫,嫒雪满脸春风仰起头,说:“姐姐如此冲动,令人贻笑大方了!若是姐姐下不去手,由妹妹代劳如何?”

    “啪”又一个耳光,由于亦蕊左手无力,掌掌都掴在嫒雪左颊上,几道红红的指印鲜明可见。嫒雪仍打不还手,笑脸迎人地说:“妹妹早说过要与姐姐歃血为盟,挨几个耳光又算得了什么?想当初,年福晋与我为盟对付姐姐您时,我还不一样做牛做马,听凭使唤?”

    “你!”亦蕊高抬起手。

    嫒雪拉住亦蕊的手,温柔地说:“姐姐,你打我,自己的手不疼吗?嫒雪并不想与姐姐作对,反而,是想消灭那些与姐姐作对的人。姐姐难道不想知道凝秋死亡的真相吗?”

    亦蕊的心如被电流击住,泪险些奔出眼眶,自立言信誓旦旦说凝秋非己所害,又赔了礼。亦蕊已尽量不去想凝秋死亡的前因后果,就此不了了之。谁想到,武嫒雪在多年后的今后,再次旧事重提,莫非凝秋的死,个中仍有蹊跷?

    嫒雪说:“凝秋之死,全由年立言一人所害,至于真相嘛!请姐姐拿弘时来换,两个秘密换一个,姐姐,上算啊!”

    亦蕊沉默了片刻说:“如此大事,你得让我想想。”

    嫒雪竖起三根手指,说:“三日后的午时,妹妹来福熙楼接弘时,有劳姐姐费心了!嫒雪告退!”

    “这个武嫒雪,心肠如此歹毒!”福熙楼内室幔帐轻挑,立言气冲冲地走了出来,“若不是我亲耳听到,定不会相信一向谦卑胆小的武氏,居然包藏祸心!”

    亦蕊说:“立言,凝秋一事,无论谁对谁错,都已揭过去了。姑姑曾对我苦言相劝,家和万事兴。这几年,我终于明白个中道理,不再怪你。”

    立言依旧气得满面通红,说:“不怪我!姐姐,你认为我年立言真有如此狠心!不行,此事犹关我的清誉,我定要查个水落石出!那武嫒雪口口声声说知道真相,我倒想听听她的真相是什么?干脆把弘时给了她算了!”

    亦蕊摇摇手说:“使不得。对妹妹我是掏心置腹,允儿与弘时虽并非亲母子,却舐犊情深,众人睹目。”

    “也对!”立言左思右想,突然说,“姐姐,要不,我们来个将计就计,好好治治这个武嫒雪!”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