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欢迎您!
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溺宠一品弃后

第151章 断绝关系 文 / 清溯

    宽敞明亮的大殿里,人们亲眼看着一身华贵装扮的慕明月面红耳赤的扑向了苏墨言,这一幕,发生的太快,太过惊人,人们无不露出了惊恐的表情,目瞪口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苏墨言上次受伤之后身体就越发的差了,不仅反应变得迟钝,连行动都慢了,一身的内力像是被抽走了,经常全身无力。

    这一次慕明月突然倒下来,他根本没有任何准备,又在地上跪了这么久,一直都低着头,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慕明月殷红的小嘴一撅,已经凑到了他的面前。

    “嗯……”苏墨言低呼一声,想要反抗,却奈何慕明月正在发狂之中,那力气大的很,他一下子根本就挣不开,只能眼看着慕明月堵住他的嘴,开始猛啃,手也在他的身上胡乱摸索了起来。

    苏墨言只觉得浑身冰冷,血液逆流,一种说不出的恶心和厌恶感袭来,他的眉头紧紧的皱成一团,感觉慕明月的身体不停的在他身上蹭着,嘴里还发出了一些享受的声音,他如置冰窖,立刻用尽了全力,一把将慕明月推开,飞快的退后了几步,一边吐着口水,一边干呕起来。

    这个时候,众人才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看到了多么了不起的一幕,一个个都像是被雷打了一般,惊恐不已。

    这些日子关于慕明月的传闻大家多少都是有所耳闻的,只是慕明月是公主,作为臣子,心里知道就好,议论多了对他们没有好处,大家都极力的控制着,不去议论和探究这件事。

    可如今看到慕明月的动作,他们就是想忍也忍不住了。

    “没想到公主殿下这么开放……”

    “她不是喜欢国师大人的吗?怎么突然对着苏大公子做出这种事来呢?”

    “是啊,公主那样子,实在是太惊人了,这里这么多人呢,她也不注意点儿。”

    “莫非公主殿下和苏大公子才是真心相爱的?”

    “难怪方才开始,公主殿下就一直帮着苏大公子说话呢。”

    人们忍不住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慕辰灏和太后以及太皇太后的脸立刻黑了下来,这一幕,不只是丢了慕明月自己的脸,更是把皇家的脸都给丢光了。

    这要是传出去,今后皇室还不沦为整个浩连国甚至世界各国的笑柄?

    可,慕辰灏还没说话呢,被苏墨言推开了的慕明月就又再次扑向了苏墨言,嘴里叫着,“好难受,好难受,快给我,快……”

    慕辰灏的脸立刻就黑,对慕明月低吼道,“明月,你这是做什么?”

    慕明月向来最怕慕辰灏,听到他这么严厉的声音,当即就愣住了,意识也清醒了几分,目光呆滞、带着几分畏惧的看向了慕辰灏,声音里满是不安,“皇,皇兄……”

    慕辰灏冷冷的喝道,“还愣着干什么?公主身患重病,如今病发了,还不带公主回去休息?”

    慕明月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和场合,咬破了嘴唇,强忍着身体爆发出来的**,任由下人扶着站起来。被那几个宫女和太监扶着,慕明月却几乎寸步难行,每走一步都觉得浑身难受。

    只是,慕明月还没离开,苏浅陌就笑了笑,对苏扬道,“没想到公主殿下喜欢的人居然是大哥哥,父亲,看来咱们家的好事将近了啊。”

    这话说的很是淡然,甚至带着几分祝福的味道,但是人都听得出,这话有多讽刺。不仅讽刺,还提醒了人们慕明月和苏墨言的关系,如今就算慕辰灏和苏扬等人想要让慕明月跟苏墨言撇清关系,怕是很难了。

    苏扬原本就十分难看的脸色,更是黑如锅底,他咬着牙,恶狠狠的看向苏浅陌,“陌儿你胡说什么呢?”

    别人不知道慕明月的情况,苏扬还能不知道吗?苏浅陌居然让他唯一的儿子娶这么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就算她是公主,那苏墨言这辈子也毁了,他怎么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原本苏浅陌要是不出声,那一切都还有回转的余地,只要他跟慕辰灏一起装聋作哑,当做什么都没看到将这一幕带过去,外人还能再说什么呢?

    该死,这个苏浅陌,就是唯恐天下不乱,他苏扬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不知轻重的女儿?难道苏家真的要毁在苏浅陌的手上?

    苏浅陌只是笑着看向了苏扬,道,“父亲,公主殿下对大哥哥一往情深,实在不可多得,在这么多人的场合也要对大哥哥示爱,莫非陌儿说错了吗?”

    是,苏浅陌说的没错,公主方才确实在众目睽睽之下对苏墨言做出了那种不知羞耻的事情,但是他们都知道,那根本不是示爱,只是药物作用。

    当然,在场的人对慕明月的情况并不了解,听到苏浅陌这么说,很多人都觉得苏浅陌说的有道理,这慕明月肯定是深爱着苏墨言的。

    苏墨言是苏扬的长子,也曾经跟着苏扬一起上过战场,立过功,只是后来有一次在战场上受了重伤,这两年才一起在京中休息没有再出去。

    身为镇国将军府的长子,将来就算不能跟苏扬一样驰骋战场,也必然可以继承苏扬的家业,这样的身份,在京中本就很吃香,不知道多少适龄的女子偷偷的喜欢着他,渴望着嫁给他。

    苏扬长得相貌堂堂,虽然没法跟慕辰枫和南宫翊等人相比,却也算是美男子一个,这些日子他身子不适,许多大臣都带着女儿去将军府看望呢,这其中的目的,不用想也知道。

    而慕明月这些日子一直往自己的寝宫塞男人,甚至时常在宫里做出一些祸乱宫闱的事情之类的,大家也都是知道的。先前他们不知道慕明月为何会不停的找男人,但现在看来,似乎是因为苏墨言不接受她,所以才自暴自弃?

    慕明月方才举动,不但牵扯了苏墨言这个无辜的男人,而且还帮南宫翊洗清了罪名,如今谁也不会觉得慕明月这些日子的举动是因为南宫翊了。

    因为苏墨言有这样显赫的身世,慕明月会爱上他,根本就不是难事,人们自然很快就接受了这样的想法,并且开始称赞他们男才女貌,要不是慕辰灏的脸色太过难看,有些人都想要上前去恭喜苏扬了呢。

    还没走远的慕明月听到苏浅陌的话,立刻愤怒的挣开了身边的下人,大声的嚷嚷,“苏浅陌,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会变成这样是因为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苏浅陌,你这个贱人……”

    慕明月大声叫唤着,就要冲向苏浅陌,但还没走远,就因为身体不适,重重的倒在了地上,那位子,刚好就是苏墨言的身边。

    苏墨言害怕慕明月会再次扑过来,看到慕明月倒下,立刻就起身闪的远远的,一双眼睛戒备的看着慕明月,想起她那张跟无数人亲吻过的嘴刚刚碰了自己,他就觉得浑身不舒服,恶心至极。

    然而苏墨言的闪躲,却激怒了慕明月。

    她可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她会碰他,是他的荣幸,他这是走了狗屎运才能被她触碰,可苏墨言居然这么不识好歹,方才推开她也就算了,如今居然敢躲开?

    慕明月气不打一处来,一双眼睛带着点点欲火,愤怒的等着苏墨言,咬牙道,“苏墨言,你居然敢躲?”

    苏墨言咳嗽两声,低着头道,“公主殿下,请自重,在下躲开也是为了公主好。”

    慕明月觉得,苏墨言闪开也是对的,不然她或许就真的要嫁给他了,她才不要嫁给一个厌恶自己,对自己不敬的男人。

    慕明月想起自己忍受这么大的痛苦的目的,便立刻将目光瞪向了苏浅陌,“苏浅陌,你就是杀人凶手,你不仅杀了你妹妹,还将本公主也害成了现在这样,我不会放过你的,皇兄、母后、皇奶奶你们要为明月做主啊……”

    慕辰灏眯起眼睛,已经愤怒到了极点,这个慕明月,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再不下去,一会子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但慕辰灏来不及说话,心疼自己这唯一的女儿的太后就用力拍了一下椅子的扶手,大声喝道,“苏浅陌,你可认罪?”

    苏浅陌觉得好笑,慕明月说她是凶手,是害了慕明月的元凶,她就是了吗?太后居然二话不说就让她认罪?

    “臣妇惶恐,太后娘娘不问缘由就让臣妇认罪,臣妇真不知道该认什么罪。”苏浅陌不卑不亢的在太后跟前低着头跪下,声音清冷,却有着不服输的固执。

    太后本就恨不得杀了苏浅陌,听到她这声音,更是气得浑身颤抖,怒声道,“你将公主害成这样,又杀了你的亲妹妹,你问哀家你认什么罪?苏浅陌,空穴不来风,若不是你做的,为何大家都说是你,哀家的女儿在说谎不成?”

    苏浅陌笑了笑,“太后娘娘息怒,您年纪大了,气坏了身子就不好了。公主殿下为何指责臣妇,臣妇不知道,但是方才苏夫人拿出来的证据已经全部被推翻,既然没有证据,太后娘娘怎么能说就是臣妇害的人呢?”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若是臣妇真的做了天理不容的事情,别说是皇上和太后不能容忍,国师大人向来公正,他也不会容忍臣妇这般作为的,不是么?”苏浅陌的声音沉着稳定,相比太后的失控,她显得更加高贵优雅,气度完全超过了太后,说出来的话,自然就更具说服力了。

    “哼,别的哀家不管,但你身为国师夫人,朝廷命妇,却如此不知礼数公然顶撞哀家,来人,给哀家掌嘴。”太后知道自己没有证据,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将苏浅陌弄死了,但却不能不处罚一下她。否则,她心里怎么能好受?

    太后身后的姜嬷嬷闻言,立刻就上前来到苏浅陌身边,说了一句得罪了,抬起手就要打人,那速度快的惊人,周围的人想要阻止都阻止不了。

    然而南宫翊却是用惊人的速度冲了上去,抬手抓住了姜嬷嬷的手,眯起眼睛冷冷的看着她,“狗奴才,本国师的女人你也敢动?”

    南宫翊的声音依然温润,但语气却是犀利无比,带着强烈的寒气,让姜嬷嬷听了忍不住浑身冰冷,双腿开始颤抖起来。

    太后见状,怒吼道,“南宫翊,你这是要反了吗?她对哀家不敬,难道哀家想要处罚她都不可以?”

    南宫翊一把推开姜嬷嬷,那力气看起来很小,但姜嬷嬷却重重的倒在了地上,身体在舞台上的地板摩擦而过,好一会撞上了一边的古筝架子才停下来,只是额头已经撞出了鲜血,鼓起了一个大大的包。

    南宫翊拿出手帕,一边擦拭自己的手,一边冷眼看着太后,“太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话,也不觉得自己太仗势欺人了吗?难道你和公主等人一起诬陷贱内,贱内就应该逆来顺受,任由你们欺负,不能反抗么?咱们浩连国何时变得如此**了?南湘国世子和郡主还在这儿呢,太后当真要不顾皇室的颜面了么?”

    南宫翊的声音冰冷而又沉静,宛如一粒石子,投进了波澜不惊的湖面,激起了大大的水花。

    在场不少人都是十分敬重南宫翊的,听到南宫翊的话,便觉得太后的行为实在太过了,就算是爱女心切,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然为了维护慕明月而这般欺负苏浅陌啊。

    太后的脸色更是一红一白的,十分难看,她知道今日她是失态了,但是却不能容忍苏浅陌继续嚣张下去,尤其看到自己的女儿变成了如今这般模样,她更是心如刀绞,恨不得将苏浅陌千刀万刮了。

    “呜呜……好难受,我受不了了……”慕明月刚站起来,想要继续指责苏浅陌,但她的毒性已经再次侵袭而来,方才她还能勉强的控制着不让自己丢人,但如今却是怎么都控制不住了。

    在场的人中,就苏墨言和苏扬两个男子离她最近,她像是能清楚的找到男人的存在似得,越过了大夫人,就朝着苏墨言扑过去。

    苏墨言心中一惊,下意识的想要躲开,然而慕明月已经拉住了他的衣服,大声的叫喊着,一只手还不停的抚摸自己她自己的身体,用力的撕扯身上的衣服。

    “我要,我受不了了,啊……”

    慕明月的动作快的惊人,一下子就扑到了苏墨言身边,将他推倒在地,就跨坐在他的身上,胡乱的撕扯苏墨言的衣服,她的双眼通红,动作十分凶残,将苏墨言都给吓到了。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没看到公主殿下病发了吗?还不快带她下去吃药?”慕辰灏终于忍不住怒吼出声,那面红耳赤,阴沉至极的眸子,让周围不少人都吓得浑身颤抖。

    龙颜都大怒了,那些下人们哪里还敢怠慢,赶紧冲上去拉开慕明月,解救处在无比羞愧之中的苏墨言。

    “滚开,你们这些贱婢,狗奴才,谁敢拦本公主,滚开……”慕明月发狂的时候,那些下人哪里拉得动呢?一个个都被她推倒在地,然后她又朝着苏墨言扑过去。

    苏墨言咬着牙,忍受着巨大的耻辱,看到慕明月发疯的样子,知道自己今日跟慕明月是怎么都撇不清的了,一味的反抗,只会让皇家的人不满。如今苏家已经处在了十分危险的处境,若是再让慕辰灏或是太后动怒,苏家就真的完了。

    他作为苏家的长子,肩负着苏家崛起的重任,怎么能因为这点委屈就害了整个家族呢?

    为了苏家,苏墨言当即狠下心,一记手刀打在了慕明月的脖子上。

    “嗯……”慕明月浑身一僵,双眼一翻,很是痛苦的看了苏墨言一眼,终于无力的倒了下去。

    苏墨言忍住心中的愤怒和恶心,将慕明月抱起来,整理好自己的衣着,对慕辰灏道,“皇上,公主身体不适,请允许臣带她回去休息。”

    苏浅陌也没想到,苏墨言居然能如此忍辱负重,分明对慕明月厌恶到了极点,却还是能在这个时候将她抱在怀里,甚至没有急着撇清关系,而是扬言要送她回去。

    如此一来,苏墨言虽然在这宴会上被公主非礼,丢了人,但他的处事方式和为人却会得到人们的认可和赞赏。

    不管慕明月再怎么不堪,她都是公主,苏墨言再不喜欢,也不能表现的太明显,如今他主动提出要送慕明月回去,就是间接承认了他跟慕明月的关系,如此一来,别人只会同情苏墨言娶了这么一个女人,只会觉得他识大体。

    苏浅陌嘴角勾起,笑道,“公主如此深爱大哥,大哥又这么为公主着想,皇上一定会体谅的。”

    果然,太后和慕辰灏看向苏墨言的脸色都变得和善了许多。慕明月是皇家的公主,苏墨言要是不尊重慕明月,就是不尊重皇家的威严,如今苏墨言的举动明显是委屈了自己,却给足了皇家面子,太后和皇帝怎么能不满意?

    “夫人所言极是,去吧,好好安慰一下公主,让她吃药照顾好身体。”慕辰灏摆摆手,让苏墨言离开。

    苏墨言点头称是,只是在离开前,有些为难的看了看苏扬和大夫人,道,“皇上,今日之事,或许只是个误会,母亲和父亲失去了二妹妹,心中太过悲痛,所以才会在今晚这样的大日子出来伸冤,还望皇上恕罪。”

    苏墨言答应将慕明月带走,愿意维护慕明月和皇家的面子,如今他提出这样的要求,慕辰灏又岂有不答应的道理呢?

    “苏大公子放心,朕定会秉公处理此事,你只需要照顾好公主便是了。”慕辰灏目光冰冷的落在了苏墨言和苏扬等人身上,沉声说道。

    “是,臣告退。”苏墨言低着头,狠狠的瞪了苏浅陌一眼,转身离开了。

    苏墨言和慕明月一离开,现场再次变得寂静,静的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得到声音。

    南宫翊一身月牙白的锦袍,安静的站在苏浅陌身边,神色冰冷,双眸幽深,宛如神祗,高贵不可侵犯。就像是守护神一般,守着苏浅陌,不让任何危险靠近她。

    慕辰灏眯起眼睛,见南宫翊牵着苏浅陌的手,就这么护着她,心中很不是滋味。

    今天这事是越来越不好收场了,如今要是再不收手,后面只怕会更复杂。但好不容易让苏扬和苏浅陌内讧,怎么能就这么算了?

    慕辰灏有些挣扎,有些不甘心,目光不由的就落在了一直没有说话的慕辰枫身上。

    慕辰枫收到了慕辰灏求救的眼神,嘴角弯起,妖娆的一笑,宛如春花盛开,娇艳无比。“苏夫人既然不能证明苏小姐,哦不,应该是南宫夫人就是杀了苏二小姐的凶手,如今是不是应该兑现诺言,任由南宫夫人处置了?”

    大夫人惊恐的看着慕辰枫,情绪激动的叫道,“人就是她杀的,怎么可能不是,我为什么要任由她处置,她杀了我的女儿不够,还要杀了我不成?”

    慕辰枫挑眉,笑容灿烂无比,“苏夫人,你先前可是答应了的,如今这是要反悔了吗?或许,你还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人是南宫夫人杀的呢?”

    大夫人语塞,半响都说不出话来,但是想起方才苏墨言的牺牲,她就一阵心痛。

    苏墨言是她也是苏扬唯一的儿子,这些年,这个孩子一直没让她失望过,不管是战场还是在官场,都很出色,将来必定是会有大作为的人。但是方才,为了挽救苏家,苏墨言却献出了自己的幸福,他主动带着慕明月离开,目的再明显不过,就是为了讨好皇帝,保住苏家。

    这一切都是因为苏浅陌,要不是她,苏倩颖不会死,苏墨言也不用被那个脏兮兮的公主触碰,如今这样子,今后苏墨言怕是免不了要娶公主了,毕竟方才那可是大家都看到了的啊。

    想到这里,大夫人就觉得心痛无比,恨不得将苏浅陌碎尸万段方能解恨。

    苏浅陌笑了笑,道,“母亲,你口口声声说人是我杀的,如今却没有证据,还有父亲,我也是你的女儿,这些年母亲去世了,你在边关镇守,从未给过女儿关怀和照顾就算了,如今还要这么对女儿,实在让人伤心。”

    苏浅陌说着,就低着头,靠在南宫翊的肩膀上,难过的道,“今日我能洗清冤屈,是我幸运,下次若是你们再想这么对我,我还不知道会如何呢……”

    南宫翊的眼神也变得无比冰冷,虽然知道苏浅陌这伤心是装的,却还是让他心疼,更气那些不识好歹的人总是针对她。

    苏扬的脸色微变,抬起头道,“陌儿,今日这事,父亲也是不得已啊,都是那几个庸医欺骗了你母亲,说那玉镯是有问题的,你母亲刚失去你二妹妹,心中悲痛欲绝,才会轻易的就被那庸医给欺骗了……这些年,是父亲欠了你的,都是父亲的错,今后父亲一定好好补偿你。”

    听到苏扬这话,苏浅陌差点笑出声来,补偿?呵,说的真是好听,他能给她什么补偿?不害她就好了。

    苏浅陌摇头,突然在慕辰灏跟前跪下,低着头道,“皇上,方才国师大人和臣妇母亲约定的那句话可还作数?”

    那句话,自然就是证明苏浅陌是杀人凶手,苏浅陌就要死,而要是大夫人冤枉了苏浅陌,就要任由苏浅陌处置这句话了。

    慕辰灏眉头深锁,盯着跪在他跟前,背影娇弱,却十分坚决的苏浅陌,一时间想不明白她想要做什么。

    倒是一边的慕辰逸冷哼了一声,不屑的看着苏浅陌,“皇兄金口玉言,说过的话如何会不作数了?”

    苏浅陌嘴角勾起,目光坚决的看着慕辰灏,似乎在等他一句话。

    那样的眼神,那样美好,慕辰灏竟完全拒绝不了,“自然是。”他脱口而出,甚至没有后悔的余地。

    苏浅陌当即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恭敬的拱手,道,“如今,事实的真相已经出来了,臣妇的母亲拿出来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臣妇就是杀二妹妹的凶手,臣妇的罪名不能成立,所以,臣妇的母亲是否应该由臣妇处置?”

    慕辰灏眯起眼睛,觉得这个苏浅陌实在太大胆了,苏家都已经这样了,她居然还是紧揪着不肯放,当真是个狠心的女子。

    但慕辰灏除了点头,还能如何呢?

    说实在的,要不是方才苏墨言识趣,愿意带慕明月下去休息,间接的答应了要娶慕明月的话,慕辰灏第一个要打击的就是苏家。

    苏扬贵为镇国将军,手握重兵,在浩连国是一个十分强大而又危险的存在。

    他为将二十多年,带出了不少亲兵,那些人绝对是会死心塌地跟着他的,一旦苏扬想要谋反什么的,慕辰灏这皇位,怕是未必能坐得稳。所以,打压镇国将军府,给苏扬一点儿压力是必须的。

    当初慕辰灏不肯娶苏浅陌,多少也有打压的意思在里头,一旦苏浅陌做了皇后,那苏家还不更加壮大?那对皇室一点好处都没有。

    但是如今苏墨言已经委曲求全,为了慕明月愿意牺牲自己个人的幸福了,慕辰灏又怎么能继续对苏家下手呢?

    “不知苏小姐想要如何处置苏家和苏夫人?”慕辰灏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只是反问苏浅陌。

    “方才父亲和母亲甚至大哥哥和未来嫂子都坚持说二妹妹是臣妇所杀,怕是对臣妇有很大的意见和不满,母亲更是提出了要臣妇偿命的要求,实在让人心寒,父亲心中没有我这个女儿,母亲更是不承认我这个女儿,那我继续留在苏家,还有什么意义呢?所以,臣妇恳请皇上和在座的各位做个见证,让臣妇从里脱离苏家,从今往后,苏家的兴盛衰败,再与我苏浅陌没有任何关系,而我苏浅陌是生是死,也再与苏家无关。”

    苏浅陌的声音沉着稳定,每一句都说的十分认真,仿佛是经过长久考虑才说出来的一般,让人震撼的同时,也被她的那一份气度给震慑住了。

    慕辰灏瞪大了眼睛,显然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苏浅陌说什么?要从此跟苏家断绝关系?她疯了?

    “陌儿,你,你疯了?你,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苏扬只觉得头脑嗡嗡嗡的向着,混乱不已,本能的就指着苏浅陌,大声的叫了起来。

    苏浅陌不看苏扬也能想象他此刻的表情该是多么精彩,她只是淡然的笑了笑,道,“子不教父之过,父亲,女儿会有今天,你也有一份责任,再者,今日在这么多人的面,大家都是看到了的,到底是我大逆不道,还是你们咄咄逼人,欺人太甚?”

    苏扬语塞,一张脸憋的通红,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周围的人们却已经开始议论了起来,绝大多数的人都在夸苏浅陌勇气可嘉,是女子中的典范,也有人说苏浅陌这些年太可怜了,早就该反抗了,更有大骂苏扬和大夫人不是人的,各种声音交织字一起,使得会场十分热闹。

    苏浅陌安静的跪在地上,听着身后那些人议论,神色淡然的恳求,“臣妇恳请皇上应允,这世上,除了国师大人,我苏浅陌再没有亲人,臣妇的要求就只有这一个。”

    慕辰灏愣了许久,才艰难的吸了一口气,深深的看着苏浅陌,却觉得她原来越难懂了,他完全看不透这个女人的心思。

    当真是觉得苏家对她太差才提出这个要求的,还是她知道苏家快要完蛋了,所以在为自己找退路呢?

    慕辰灏总觉得苏浅陌变得好高深莫测,哪怕他身为帝王,有着一双能看透一切的眼睛,还是看不透苏浅陌这个人的心思。

    他不想答应苏浅陌这样的要求,一点都不想,因为苏家对苏浅陌来说,从来都不是助力,而是阻碍,慕辰灏就喜欢看到苏浅陌和南宫翊受阻碍,被膈应。

    但是,他却完全没有不答应的理由,身为明君,他要是拒绝了苏浅陌,在场这么多人看着,必然会有微词。

    大夫人也意识到了危险,咬着嘴唇,对苏浅陌道,“陌儿,是母亲不好,你不要胡说了,都是母亲的错,母亲刚失去你二妹妹,太过痛苦难受了才会铸下大错,让你受委屈了。你快别说这些话了,母亲刚失去一个女儿,怎么能再失去你呢?”

    这人,变脸变的可真快,苏浅陌冷笑,回头看了大夫人一眼,道,“母亲又何必再说这些好听的话呢?我离开了苏家,你只会过的更好,不是么?”

    “陌儿,你快别胡说了,都是母亲的错,你要怪就怪母亲好了,你如今是苏家唯一的嫡女了,你要是离开了苏家,那母亲和父亲今后该多孤单啊……”大夫人当然知道现在不能让苏浅陌脱离了苏家,因为只要苏浅陌还在苏家,就不会对苏家下狠手,至少再怎么针对他们母子,却不会让苏家受到牵连,因为苏浅陌自己是苏家的人,要是苏家完了,她也会跟着倒霉。

    但要是苏浅陌离开了苏家,今后就难保她不会对苏家出手了。

    如今的苏家,有太多不稳定因素,绝不能再让苏浅陌跑出来对苏家动手脚了,否则,苏家就真的要毁了。

    苏扬也赶紧痛哭流涕,劝说道,“陌儿,你母亲说的对,都是父亲和母亲的错,你快别说胡话了,你是父亲的女儿,留着苏家的血,怎么可以说离开就离开了?”

    南宫翊冷哼一声,冷眼看着跪在地上十分紧张的苏扬和大夫人,道,“苏将军,苏夫人,如今才说这些,不觉得太迟了吗?方才你们要置陌儿于死地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她是你们的女儿,是你们的家人呢?如今说这些,只会让人倒胃口。”

    苏扬的脸色大变,咬着嘴唇,神色变得很不自在,这南宫翊的话,说的这么直接,叫他如何能不难堪?

    但苏浅陌却不再给苏扬说话的机会,继续对慕辰灏道,“请皇上成全,臣妇已经心寒,再不想跟苏家又任何牵扯了。否则,下次要是苏家再有人有个什么意外,母亲和父亲又会像今日这样站出来指责臣妇,臣妇实在担当不起,也承受不起。臣妇可以跟皇上保证,只要跟苏家断绝了关系,今后我绝不会对苏家有任何怨言,更不会对苏家或是苏家的人动手什么的,跟苏家的恩恩怨怨,从此一笔勾销。”

    苏浅陌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慕辰灏实在不好回答,只是蹙眉问,“南宫夫人,你可是想好了?苏将军到底是你亲生父亲,你当真要离开苏家?”

    苏浅陌认真的点头,“是,今日的一切,大家都看在眼里,想必在场的人甚至是天下人知道了,都能体会臣妇的苦衷,请皇上成全。”

    南宫翊也弯着腰,弓着身子,诚恳的道,“请皇上成全。”

    “皇上,万万不可啊……”苏扬急忙大呼,“皇上,这是老臣的家事,不如就让老臣私底下解决可好?”

    慕辰灏很想说好,因为他现在真的不知道答应苏浅陌好还是不答应好,他弄不清楚这期间的利弊,他觉得自己的脑子很混乱,第一次觉得自己无法掌控苏浅陌,无法掌控今日的这件事情,这让他觉得很不爽。

    但是,苏浅陌却没有放过苏扬,道,“父亲,这是家事没错,但是方才皇上已经答应做我们的见证人了,若是方才母亲证明陌儿是杀了二妹妹的凶手,陌儿如今必然是一具尸体了。而陌儿的要求就这么简单,父亲又何必再坚持?”

    说到底,苏扬就是害怕没了苏浅陌会彻底失去南宫翊的支持,害怕南宫翊会记恨今天的事情,对苏府下手。

    但,现在害怕已经太迟了,早在他们设计要陷害苏浅陌的时候怎么不害怕,怎么就不为苏浅陌想想呢?

    现在,一切都晚了。

    慕辰灏有些头疼,只觉得今日这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控,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好一会,听着苏浅陌一再的恳求,他终于点头,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的嘴角勾起,道,“今日这么多人都看到了,朕自认不能言而无信,南宫夫人并非是凶手,苏夫人要接受南宫夫人的处罚是应该的,一切就按南宫夫人的意思做的,从今往后,南宫夫人便只是飞羽宫的国师夫人,再不是将军府的大小姐了。”

    “皇上……”苏扬抬起头,惊恐的看着慕辰灏,只觉得浑身冰冷,一时间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想要杀苏浅陌,结果却让苏浅陌脱离了苏家……

    “好了。这件事就到这里了。”慕辰灏摆手,显然是不想再理会这件事了。他将目光落在了苏浅陌,身上,问,“南宫夫人可还有别的要求?”

    苏浅陌低着头,微微一笑,道,“今晚因为臣妇的事情,破坏了大家的年夜晚,臣妇再次向皇上和在场的各位赔礼道歉。”

    说着,苏浅陌起身,端起一边桌子的酒杯,笑道,“我自罚三杯,以示歉意,日后,必定会在府上召开宴会,补偿大家,还大家一顿的年夜饭。”

    “好……”

    看着苏浅陌将三杯酒喝下去,宁雅安第一个激动的叫了起来,“好,夫人不愧是女中豪杰,有气度,本郡主佩服。”

    苏浅陌扭头对着情绪激动的宁雅安和她身边儒雅的端坐着的宁华轩微微一笑,点点头,以示感激。

    宁雅安的声音过后,不少人都跟着高呼起来,纷纷称赞苏浅陌大度,气质非常,方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要是换个人肯定不会就这么放过了苏家,更不可能有这样大方的态度站出来跟大家赔礼道歉。

    果然,国师大人看上的人,绝对不是普通人,能跟国师大人在一起的女人,怎么可能是一般女子能比得上的呢?

    一时间,对苏浅陌的称赞就响彻了整个大殿,而,人们对苏浅陌有多赏识,对苏扬和大夫人就有多鄙视和不屑,两方形成了强烈鲜明的对比。

    此时,一直没说话的太皇太后突然睁开眼睛,慵懒的道,“皇上,方才蓝丫头舞跳得这么好,还没来得及给她赏赐呢。”

    ------题外话------

    亲们,求票票……天气冷了,我发现亲们也都不爱出来冒泡了啊,嘿嘿,别潜水啦,都出来透透气吧,别闷坏了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