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欢迎您!
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老婆妖孽夫

正文 第十二章 订婚宴喧宾夺主 文 / 陌清影

    机场出口,人潮汹涌,粉丝们高举着阎非墨和安浅夕的门派翘首以盼,众家媒体更是守候依旧,直到看到两道熟悉的身影,呼喊声和相机的“咔嚓”声连绵不绝。

    科瑞恩和贝亚特互看一眼抽了抽嘴角,华夏人这么热情?今儿可算是大开了眼界,二人转头看向安浅夕和阎非墨,敢情都是因为这二人?贝亚特自豪地抬头挺胸,那模样就好似欢迎的是自己。

    “娃娃,人气好旺啊。”在贝亚特心里,阎非墨可以忽略不计,自然是自家的公主更惹眼。

    金熙娜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确切地说自己正在被迎接的这一方,尽管心里知道那些人都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可与有荣焉的同时也不免缩了缩脖子,这还能完整地出去吗?

    许玫挽着金熙娜的胳膊笑说:“跟在姐姐身边,这场面你得习惯。你这么畏首畏尾也不行。来,大方点,昂首挺胸,对着镜头笑一个。”

    “哦哦,我尽量……”

    阎非墨取下墨镜,牵着安浅夕的手十指紧扣大方示人,又惹来一片欢呼。

    安浅夕也取了墨镜,抬眸瞪了阎非墨一眼:“妖孽,这都是你放的风声吧?”

    “浅浅回国,自然要隆重欢迎,不然怎么配得上你的身份?”嘴角轻扬,算是默认,“我阎非墨的女人,自然要站在世界顶端。”

    “臭屁!”

    “有资本,值得炫耀。”

    二人说话的当口,人潮一拥而上。眼瞅着水泄不通,科瑞恩和贝亚特挺身护在了二人身侧,一个扬起灿烂的笑脸大方开口:“让让,麻烦让让,安公主旅途劳累,还请各位行个方便。要拍就拍我吧!”

    说着还冲着镜头抛了个媚眼。

    一个沉稳大气,笑容温和有礼,话语却是简单明了:“借过,谢谢!”

    “二位和安小姐是什么关系?”外国人?相貌不俗,穿戴随意,可有眼力的一看就知那都是通身的名牌,低调的奢华,有品位,不是普通人。这么护着安浅夕,还真是让人惊叹。

    二人异口同声:“自然是安公主的骑士!”

    瞧这又是公主、又是骑士的,满嘴的贵族风范,不由让人佩服起安浅夕的魅力来。

    安浅夕轻笑一声,这两个家伙,华夏的语言说得有模有样、字正腔圆,看来突击学习,成效非凡。

    “伯爵、伯爵,一直以来您对自己的家世绝口不提,现在有传言说您是e国贵族之后,这个消息是真的吗?”

    “这个晚一点公司会发表声明,一定会满足你们的好奇心。”

    那就是咯?众人讶然,又有人媒体问:“伯爵,您既然身份尊贵,为什么等到现在才公布?”

    “你们觉得呢?”阎非墨将自己和安浅夕十指紧扣的手在众人面前扬了扬,意味深长,“虽说门当户对的说法在感情上过于现实,但身为一个男人,我绝不能委屈了自己的女人,爱她就要给她最好的。”

    阎非墨答记者问,两眼却是深情看向安浅夕,无疑是来了出当众高调告白。

    说完阎非墨抬眸面向人群:“浅浅总说身份、地位、钱财都是身外物,两人在一起不能用是否相配来衡量,要用心、用爱。但是现在,当着我的粉丝、各位媒体朋友的面,我还是要问一句,我们——般配吗?”

    “配!”

    “天造地设的一对!”

    “郎才女貌,再般配不过!”

    众人高呼,虽不是异口同声,但是说出来的意思都一样,没有比这二人更般配的了。更有许多粉丝激动得流泪,嘴里直嚷嚷:“伯爵和安小姐终于在一起了,好美满,好感动,我都要哭了——”

    “贝亚特,众人情绪太激动了,你把安护好。”

    “我明白。”

    说话间一道冷气由远及近,众人不由自主让开了道。

    安浅夕抬眸轻笑,救场的来了。扬眉又看了眼气定神闲的阎非墨,顾子睿是你弄来的吧?

    阎非墨显然是看懂了安浅夕眼里的意思,笑而不语。

    科瑞恩和贝亚特诧异看去一眼,是谁这么厉害?竟然让众人纷纷让道?那还有他俩什么事啊?

    身披大衣,稳步前来,满身寒气让人望而却步的不是那顾子睿又是谁?当然,身边跟着的小女人非月翎翼莫属。

    阎非墨带着安浅夕一行人闲庭信步,与顾子睿打了个照面,唇角微勾:“来了?”

    “走。”顾子睿点了点头,和来时那么干脆,吐了个字转身开路。

    顾子睿出马,谁人敢挡?

    在场的女粉丝们又花痴了,不停说着“好帅”、“好有型”之类的话,众媒体可就不这么想了。顾子睿亲自接机?阎非墨那态度……怎么看都不像只是人家手底下的艺人那么简单,怎么就觉得那顾子睿是在看阎非墨脸色行事呢?乖乖,贵族的后裔果然不假,保不齐那什么顾氏集团……

    有了这个念头,各人心底一惊,阎非墨,好大的来头,大新闻啊!

    有顾子睿在,媒体还真不敢跟,只能远远看着,反正照片什么的都拍得差不多了,今天的任务已是完美收官。而且这架势来看,阎非墨和安浅夕俨然已经是情侣了,那过几天的安家和沐家的订婚仪式,可不就有好戏看了么?好啊,真好,过年还能抢几个头条,年终红包又不用愁了。

    出了机场,又是一波热情的迎接队伍。谁?自然是安浅夕的亲朋好友。这帮人显然是知道机场出口那人太多,所以没赶热闹,这回有顾子睿护驾,自然乐得清闲。

    “老婆——”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风朗霄张开双臂就奔了过来,满脸洋溢着喜庆和激动,眼冒红星想来个大大的拥抱。

    老婆?贝亚特和科瑞恩互看一眼,学了几个月的华夏语言,老婆是什么意思当然明白。竟然有人扯着嗓门在大庭广众下喊他们的公主为老婆?什么人这么嚣张?当他俩死的?再不济也不瞧瞧人家身边的正主阎非墨,简直是太没眼力了。

    这一回不用阎非墨动手,科瑞恩两人上前一步,一左一右架起了风朗霄往边上一扔。

    “啊,我的老婆啊——”风朗霄“飙泪”挥手,狠狠看了身边的两人一眼,没好气问,“哪里来的野蛮人?我见我老婆关你们屁事,放开我、放开我!”

    贝亚特挑剔的目光上下扫了风朗霄几眼:“就你这货色还妄想接近娃娃?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货色?癞蛤蟆?你才是癞蛤蟆的货色,你全家都是癞蛤蟆的货色,敢阻挡老子见老婆?老子毙了你!”

    “风朗霄,你活得不耐烦了吗?”这货脑子怎么总是差根筋呢?机场门口人来人往,老婆叫那么大声没遮没拦不说还准备掏枪?安浅夕喝了一声,“我的人你也敢动?”

    “你的人?”风朗霄眨了眨眼,忽然笑了,“啊哈哈,原来是两个打手啊。老婆,我好想你,你让他们俩放开我呗,抱抱,求抱抱!”

    “抱你妹啊抱!你又充老子?尼玛叫你读书你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老婆个毛,老娘有男人了!”碰上风朗霄,安浅夕的好风度就保持不了了,粗口一句接一句,看得众人呵呵直笑,科瑞恩和贝亚特更是惊讶得合不拢嘴,敢情他们的公主还有这么痞气的一面啊。

    “哦呵呵呵呵,我老婆就是彪悍。”风朗霄嬉笑一声,突然怪叫一声,“老婆你说什么?有男人了?谁、谁啊?”

    阎非墨好笑看去一眼,当着众人的面“啵啵”对着安浅夕的红唇重重亲了两下:“我就是她男人!”

    “啊啊啊,关溯,老婆被这小白脸给捷足先登了,为什么?苍天啊,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呢?才半年不见,老婆就跟小白脸跑了……关溯,是男人的话,咱俩联起手来打死这个小白脸——”

    “呸!是男人还要和人联手?”贝亚特不屑松了手,嫌弃看去一眼,这神经病也配叫男人?

    “你懂个屁,先联合干掉最有威胁的,然后各凭本事追老婆,这叫战术。战术懂不懂?你个外国人懂个球啊!”风朗霄切了一声,掸了掸衣服,箭步冲上前去,哈巴狗似的“摇头晃脑”,“老婆老婆,我真的有听你的话好好用功,真的。这么久不见,真一点都不想我?你就是骂骂我也好啊。抱一个、抱一个嘛……”

    关溯在听到安浅夕那声我有男人了的时候,心底一凉,输了吗?自己果然还是输了么?抬眸看了眼相依偎的二人,显然是郎情妾意,这半年的时间自己真的赶不上了啊。心底唏嘘一声,却风度犹存,一把扯开闹腾的风朗霄:“安安,欢迎回来!”

    安浅夕眼里盛着满满的笑意,从关溯眼里看到了几分忧伤,虽然隐藏得很好,但还是被她捕捉到了。这么大气地迎接自己,看来半年时间让这个玩世不恭的少年成熟了很多,现在应该叫男人了。会心一笑,伸手抱住了关溯:“我回来了,谢谢你!”

    一句谢谢,不知是谢寒冬腊月里来接机还是谢他的深情,然而关溯却是听明白了,这一谢发自真心。没有同情、没有虚情假意,坦坦荡荡,这一抱也是情意无限,反手紧紧搂住了安浅夕,无声胜有声。

    “不公平,为什么他有抱我没有?”风朗霄不乐意了,恨不得蹲去墙角种蘑菇,委屈地在二人身边碎碎念。

    “过来!”安浅夕白眼轻笑一声,将两个男人一同抱在了怀里,“谢谢你们!”

    这一抱,彻底表明了她的心意,朋友,只能是朋友。无关男女情爱,却依然可以不离不弃。

    “你们两个妞还杵在那干什么?我走的时候是谁抱着我哭,死活不让我走来着?现在我回来了跟个木桩子似地站着,不欢迎啊?”安浅夕对着月翎翼和程诗诗勾了勾指头,又看了眼两人身边的男人,勾唇,“怎么着?这是有了男人不要姐妹的节奏?哎,没意思,真没意思……”

    话没说完,那俩人红着眼眶就扑了过来,程诗诗更是夸张地又捶又打:“小没良心的,你才见色忘友,你自己说半年给我打了几个电话?敢情都和你的伯爵卿卿我我去了?”

    “哎哟妈,诗诗妞儿,你这模样,怎么就像是在打负心汉呢?”安浅夕嘴角一抽,扫了眼季沐风,打趣一笑,“敢情某人还不够体贴啊,这丫头到我这抱怨呢!”

    季沐风莞尔,扯过泪流满面的程诗诗:“看你,我成那负心汉了。安安,欢迎回来。”

    “嗯哼!”安浅夕耸了耸肩,目光转向了一旁泛着泪光的安浅夜,快步向前一扑,“哥!”

    “乖!”明明有很多话想说,可等见到人了却不知如何开口,千言万语化作一字,抬眸冲阎非墨点了点头,意在表示感谢。

    “哎哟,我家的安宝贝可算是回来了,想死哥哥了。”尹韩曦当仁不让凑上前去揉了揉安浅夕的脑袋,看了陌生人几眼,“看来校园生活不错,都别站在这里了,回家再说。”

    “走,我们回家!”

    “老婆,明儿去我那哈,大家都等着你呢,你懂的哦!”

    “是是是,你快滚吧。”明儿?自己还真的有一大帮子人要见。

    家,回的自然是安家。科瑞恩等人是安浅夕带回来的,自然也带去了安家。艾瑞克真面目示人,没打算那么早露面,去了自己之前的房子。而阎非墨这次,第一次以正式男朋友的身份去了安家。

    “安丫头,爷爷想死你了!”老早站在安家大宅门口等候的安政鹏满身雪花,看到车辆停稳,不等人下车就赶了上去,看到安浅夕的时候老泪纵横,拽着安浅夕的手上下细看,“嗯,果然是我的安丫头,没瘦、没瘦,那爷爷就放心了。”

    “爷爷,我回来了您哭什么?跟个小孩似的,羞羞!”安浅夕亲昵地擦去安老爷子脸上的泪水,拉着人往屋里走,“大冷天的也不多穿件衣服,赶紧回屋。”

    “爷爷喜极而泣不行啊?”

    “行、行,咱家有个老顽童多好。”祖孙俩说着俏皮话,经过安又均身边时,淡淡唤了声,“爸。”

    “好好,休整一下准备吃饭。”安又均接过行李,将人领了进去。

    “安、安安……”安子卉笑脸相迎。

    不等安浅夕说话,贝亚特歪头,这个应该就是娃娃嘴里抢她妹妹未婚夫的“好姐姐”了吧?讥讽一笑:“果然闻名不如见面。”

    “贝亚特,别忘了自己的身份。”科瑞恩瞪去一眼,看似是在教训贝亚特,可后一句话就不那么客气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也搭腔,不嫌掉价?”

    “是是是,表哥教训得是,我不就是有感而发么?”

    “发什么感慨?客人要有客人的自觉!”

    安浅夕险些喷笑出声,这时候倒知道自己是客人了?不过这二人一唱一和的毒舌,她喜欢。

    安子卉笑脸一僵,尴尬地站在了原地。看着一群人有说有笑进了屋,双拳攥得死紧,安浅夕,一回来就给人添堵,你还真是不消停。

    “爷爷,这都是我学校的朋友,科瑞恩和贝亚特,对我很照顾。”

    “安老太爷好。”二人恭敬地行了个礼,哪还有之前数落人时的刻薄。

    “好好,安丫头多亏了你们的照顾,老头子我感激不尽。坐,快坐,尝尝我们华夏的点心,不要客气。”安老爷子忙招呼开来。

    “不客气不客气,早听娃娃说起华夏的好,今儿来了自然要尽兴。老太爷不要管我们,我们都随意得很。”

    “那就好,年轻人大方点好。马上过年了,到时候让安安带你们领略一下我们华夏的风俗。”

    “嗯嗯,听说过年很热闹,这回可以一睹为快了。”

    “那你们一定不会失望。”

    “老爷子,身体可还安好?”和乐融融之下,阎非墨紧挨着安浅夕开了口,宛如在自家一样随意,又似主人般执起桌上的茶壶给安老爷子倒了杯茶。

    “阎先生记挂,老头子我好着呢。”乐呵呵喝了口茶水,看到两人交握的手,眉开眼笑,“确定了?”

    “不瞒老爷子,要浅浅点头可费了我九牛二虎之力,什么招都用上了,我已经被浅浅打上了厚颜无耻的标签。真心不容易啊!”阎非墨叹了口气,好似来安家就是来吐苦水的。

    “你还委屈了?爷爷,你看他是不是厚颜无耻?我就没形容错。”

    “不委屈,不委屈,我要端什么架子哪里能如意抱得美人归呢?”

    “德行!”

    二人的打情骂俏惹来安老爷子开怀大笑:“对,追女孩就得拉得下脸。而且咱安丫头确实难搞,还是阎先生你有本事。”

    “老爷子,迟早都是一家人,您怎么还叫我阎先生?见外了不是?”

    “真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迟早一家人这话是你这个客人能说的?安浅夕嘴角一抽,白眼飞去。

    “阎……非墨啊,你说得对,迟早一家人,既然都这么说了,那你是不是也得改口叫我一声爷爷?”

    “爷爷,晚辈可就等您这句话呢。”阎非墨从善如流。

    “好好好,非墨果然不拘小节,对老头子我的胃口。有你在安丫头身边,丫头不会闷,哈哈……”

    一时间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潇湘首发——

    这几天,安浅夕带着几人走亲访友不亦乐乎,关于阎非墨的家世由耀星正式发布,引来众人惊呼一片。贵族啊,真正的皇室后裔,这来头能不大么?安老爷子等真正关心安浅夕的亲人们更是乐得合不拢嘴,啥叫天作之合?这就是。谁说人家一个戏子配不上他们的宝贝?说来还是他们高攀了呢。

    “妈蛋,你特么还真是个伯爵啊。”安浅夕眼角犯抽,一语双关。

    “那伯爵夫人可还满意?”

    “谁是你夫人?”

    “睡都睡了,还想反悔?”

    安浅夕一把揪起阎非墨的衣领,脚往椅子上一踩,居高临下:“好,既然叫我一声夫人,你就得听我的,老婆为大明白吗?以后招子放亮点,我的心很小,只容得下一个人。认定你就是你,所以你心里、眼里、哪怕是梦里都只能是我。你可千万别仗着自己是伯爵就在外面拈花惹草,否则我就招一个后宫回来让你当乌龟王八蛋!”

    “为夫有你一个就够了!”阎非墨反手一抱将人抱到了自己的大腿上,“一生一世一双人,有你,足矣!”

    比起这厢的浓情蜜意,沐家书房内一地碎屑,细看,正是沐彦彬撕碎的报纸周刊。讽刺,莫大的讽刺!曾经被他侮辱为一介戏子的人竟然一跃成为了皇族后裔不是讽刺是什么?以前还觉得阎非墨对于自己的不屑一顾全是做出来的,毕竟自卑的人才会更在乎自尊。现在一回想,那平淡无波的蓝眸根本是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对自己完全是懒得看上一眼,即便是看也带了些怜悯。亏他还在人家面前大言不惭,敢情在人家眼里自己连个屁都不是,简直是自取其辱。

    “为什么?”沐彦彬怒吼一声,一拳捶上了桌面。

    手机铃声适时而起,安子卉?

    “喂?这么晚了还不休息?明天是我们的大日子,要精神饱满知道吗?”沐彦彬心里一肚子火没处发,往日的骄傲现在变成一文不值,他情何以堪?可对着安子卉,又不能爆发,只能隐忍,可是忍得他心塞。

    “彦彬,我……我心里堵得慌。安安她这次回来……”显然是给她添堵来的,现在好了,人家阎非墨的身份甩他们几条街,不更是让她得意?

    “什么都别想,她不会胡来,不然被人诟病的就是她。晚了,睡吧。”

    “那、那好吧,我听你的话什么都不想,哪怕……我也要堂堂正正站在你身边。”

    “嗯,那我挂了。”

    “晚安。”挂了电话,安子卉深深吸了口气,“安浅夕,凭什么,凭什么你运气这么好?我好不容易抢了个优秀的男人,你就搭上了更尊贵的,凭什么?我不服、不服!”

    然而,任安子卉怎么不服,木已成舟,第二天的订婚宴如期举办。

    “安安,我们已经到了,你在哪呢?”喧闹的会场挤满了人,来的全是各界名流,可就是不见安浅夕的踪影。程诗诗遍寻未果打了电话,“你该不会改变主意不来了吧?不来也行,话说我也不想看到那俩人虚伪的嘴脸,闹心。”

    “来,为什么要改变主意?我可是安家人,我要不来那多小气?”坐在车上悠闲接电话的安浅夕眉眼弯弯,“再说了,不看僧面看佛面,肖伯母对我还是不错的。至于那俩人,虚伪的嘴脸你也看多了,免疫了不是?大不了一会多看看我咯。”

    “那成,我等着看伯爵和伯爵夫人大驾光临。话说,小的够资格给您提鞋不?哈哈,那沐彦彬估计是后悔死了,以前怎么骂阎非墨来着?想想就觉得好笑啊。”程诗诗乐不可支,回头又看了眼人声鼎沸的会场,嗤鼻,“这俩人也真有脸,一个负心汉、一个狐狸精,竟然还这么高调举办订婚宴。啧啧,这脸皮厚得,堪比长城啊。”

    “到底是上流社会,低调反而显得他们心虚。你以为沐家夫妇丢得起那个脸吗?再说了,半年时间估计众人也忘得差不多了。而且来的都是熟人,低头不见抬头见,谁还能不卖个面子?那以后生意还要不要做了?”

    “切,那沐彦彬要是接手了沐家,我头一个不会和他做生意,我家阿风自然也是站在我这边,有他苦头吃的日子。”

    “是是是,您程大小姐能耐又义气,女中豪杰,32个赞成不?”安浅夕闻言轻笑,“行了,我快到了,你们再等等。”

    “ok,一会见!”

    会场里虽是觥筹交错,更有媒体在一旁守候,可怎么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似乎完全没将今儿的主角放在心上。大多数人都在等,等另一对主角登场。这场合,应该会来吧?

    眼见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司仪看了看表,到点了,可看着众人频频望向会场外显然是在等待什么,那他要不要开始呢?回头看了眼沐家人,沐彦彬点了点头。司仪只得硬着头皮上了台,真准备开口,门口一阵骚动。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我们来晚了。”清丽的女声起,安浅夕挽着阎非墨的手款款而入。

    得体的微笑,不是借口的借口,京城向来堵车,无人不晓,只是明知堵车不会早点来啊?可却没人敢挑出任何差错。

    连同顾子睿和月翎翼姐弟,一行八人,算是给足了沐家颜面,要知道顾子睿极少在这种公开场合露面,更何况只是订婚宴,与他何干?

    安浅夕笑意盈盈对着各位颔首,在场众人却是倒抽了口冷气。不为别的,因为这八人,清一色一身黑衣。人家这是订婚宴,那个不是穿得体面喜庆?这几人倒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结伴来参加葬礼了呢。这这这、这不是存心闹场么?

    沐彦彬当下脸色黑如锅底,可也只能忍着。因为人家虽是一身黑,可黑得有品位啊,不是正统的葬礼上穿着。男的俊、女的俏,那浑身上下散发的都是耀眼的光芒啊。

    就说安浅夕好了,黑色抹胸礼服,上身抹胸黑色珍珠和黑水晶相映成辉,胸前一串妖红色宝石项链,黑与红的结合恰到好处。裹着黑色貂毛披肩,锦缎似的裙摆正到脚踝,腰间一条钻石镶嵌的腰带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整个人往这一站,高贵冷艳、气质超群。

    伯爵就更不用说了,黑色的休闲西服看着没什么特别之处,可别人是三分长相七分打扮,人靠衣装,阎非墨却是生生衬了他那身黑衣黑裤。再说了,人家是伯爵,正宗的伯爵,黑色彰显高冷的气质啊,谁敢说个不是?

    顾子睿,向来以冷著称,穿黑衣很正常。月翎翼,黑色蓬蓬纱裙,俏皮可爱。而身后的一个女生,同样也是黑色短裙,却甜美无邪。三个少年,各有特色,随便单拿一件衣服出来,那都是能进入各大会场的得体装束,怎么就好说人家是来参加葬礼呢?无非是都聚集在了一起而已。

    “艾玛,绝了,安安真是绝了。”程诗诗忍得辛苦,趴在季沐风怀里直不起腰来,“瞧见那俩人的脸色没?艾玛,这回可把人给气死了,大快人心啊大快人心。”

    关溯目光灼灼,喝了口酒:“也就只有安安做这样的事让人觉得可爱。”

    “老婆就是牛逼啊,赞死了。”风朗霄是死皮赖脸跟着关溯来的,感情上俨然的难兄难弟,勾着关溯的肩头连连点头。

    “你死远点,别跟我玩**,我不好那口。”

    “哎哟,别那么无情嘛,好歹我们也有半年的兄弟情义对吧?”

    “喝你的酒!”

    安浅夕和阎非墨走到沐彦彬和安子卉面前,在众人不知道这俩人要干什么的时候,安浅夕掏出一个盒子开盖:“这是我们俩的一点心意,特意送给你们的。祝福你们在以后的日子里甜甜蜜蜜、恩恩爱爱,就好像这对表一样,步伐一致,在二人的世界里时光永恒!”

    一对钻石金表,价值不菲,这可不是一点心意。明眼人一看这对表就是世界限量版,价钱且不说,主要是难得。由此可见阎非墨的能耐,这礼不轻。而且人家话也说得好听,可偏偏就让人觉得古怪,可再古怪也是人家的心意不是?

    风朗霄却是笑了,乐不可支:“哈哈,这和我去年买了个表有异曲同工之妙啊!艾玛,老婆真是一招比一招厉害,关溯,我不行了,笑死我了!”

    关溯显然还没会过意来,风朗霄凑近耳语一番,关溯不由自主抽了抽眼角,这不是光明正大骂人么?高,实在是高!

    众媒体就乐了,别人不知道,这帮人还能不知道当中的寓意?各自闷声偷笑,安浅夕小姐真是敢说敢做,京城第一人也!果然是场好戏啊。

    沐彦彬二人有些郁闷,虽不清楚这含义如何,可安浅夕哪能这么好心?再一看众媒体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没好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有点骑虎难下。最后还是安子卉强扯笑意收下了,还陪着笑脸说了句谢谢。

    安浅夕满意勾唇,回头走上了舞台中央,对着麦克风说:“各位,今天是我姐姐和姐夫订婚的大好日子,谢谢各位在百忙中抽出时间光临,谢谢。”

    掌声起,众人很给面地喝彩,瞧瞧,大气!

    安浅夕微笑着转头,冲着沐彦彬和安子卉继续说:“姐姐姐夫,我为自己定下了目标,在e国留学的期间要拿到博士学位,以后学习任务繁重,怕是不会像现在这样能每年回国了,也未必有时间参加你们的婚礼,还请别见怪。所以借此机会,连同你们婚礼的祝福一起送上。我祝福你们白头到老、永浴爱河!”

    掌声又起,安浅夕举杯:“来,各位,请端起你们的酒杯,祝福这对幸福美满的新人。”

    众人举杯,安浅夕优雅地喝了一口:“下面把时间交给司仪,有请!”

    高调亮相、完美退场,礼数周全无懈可击。掌声、赞美声和相机的咔咔声连绵不断,明明只是来参加订婚宴,却成功地喧宾夺主,还夺得众人的一致赞叹。

    “爽了?”阎非墨宠溺地一点安浅夕的琼鼻,余光清楚瞥见那二人强颜欢笑。

    “还不错。”眨了眨眼,挽着阎非墨走到了熟人的桌上。

    “那坐吧,说了那么多,开席可得补回来。”

    “ok。”安浅夕款款落座,潇洒地挥了挥手,“别客气哈,都给我尽情享受咯,干杯!”

    “干杯——”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