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欢迎您!
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果园飘香之独宠医妃

正文 第七十三章 了结旧怨! 文 / 菩提苦心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杜晓璃回去的时候,那些村民都在寨子口等着,看到她的身影,大家又跪了下去。

    “感谢王妃将我们的孩子救回来!”大家齐齐朝杜晓璃磕头。

    “大家快起来吧。”杜晓璃说,“孩子们都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快带他们回去吧!”

    “是,谢谢王妃!”

    那些村民离开了,韩冥熠看着杜晓璃,问:“没事吧?”

    杜晓璃将怀里的小白球抱了晃了晃,说:“有它在,我能有什么事?”

    “嗯,没事我们就回去吧。”韩冥熠说完转身先出去了。

    其他人跟着他走了,吴依沐追上杜晓璃问:“王妃,那樊诺儿呢?”

    杜晓璃脚步一顿,说:“对了,你们让人去通知一下那边吧,别让那么多人横尸荒野了。”

    吴依沐听到杜晓璃的话惊了一下,然后应道:“是。”

    当她带着人到红泪崖,看到满地尸体,想到杜晓璃衣不沾血的样子,心里震惊不已。

    她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公主,除了一些是被动物咬死的,大部分都是被音攻所杀。”负责检查的人说。

    吴依沐看着这些尸体,说:“让人去通知那边,正好可以借此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是。我这就去。”

    “注意安全,别让那边的人抓住了。”

    “是。”

    那人离开了,吴依沐看着这些尸体,仿佛看到了他们的胜利。

    很快,大祭司那边便得到了消息,杜可欣派人来将这些尸体收拾了回去。

    大祭司住处,韩冥弘慢慢走了过去,敏锐的捕捉到空气里的血腥味。等他到院子的时候,看到里面摆着的十几具尸体。

    “大祭司,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吗?”韩冥弘看到樊诺儿的尸体,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仿佛那并不是与自己相处了这么多年的人一样。

    “王爷,这是苗王那边稍来消息,我们去运回来的尸体。”大祭司倒是有些伤痛,毕竟他对樊诺儿还是有些真情的。

    “谁杀的?”韩冥弘问。

    “杜晓璃杀的。”杜可欣在一旁,说,“她叫了上百人去杀她,却被她反杀了。”

    “自寻死路。”韩冥弘淡淡的说。他一早就叫她不许去招惹杜晓璃,没想到她还是将自己的话当做耳旁风了。现在被杀了,除了活该没有其他的感情施舍给她。

    “她可是你的侧妃,现在被人杀了,你就是这样的反应?”杜可欣虽然知道韩冥弘对她们都没有情,可是没想到他居然冷血到这种地步。

    “我需要有什么反应?”韩冥弘看着杜可欣,“我告诫过她,不许去伤害晓璃,今天如果是晓璃被伤了,她也难逃死的下场。我有什么可伤心的?”

    “你!”杜可欣猛的看向韩冥弘,看到他的脸上不是伤心,只有庆幸,突然觉得心好凉,只是不知道是为自己,还是为躺在地上的樊诺儿。

    不过她唯一庆幸的就是,她现在已经不像当初那样痴迷他了,她将自己保护了起来。如果她像樊诺儿那样在乎他的话,现在不知道会是什么场景。

    “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韩冥弘说完便拂袖离开。

    “她的尸体你不带回去安葬吗?”杜可欣还是想帮樊诺儿争取他最后的感情。

    韩冥弘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一句冰冷刺骨的话。

    “你们跟其他人一起安葬了吧。”

    她在他的世界里,与其他人无异,即便她是他的女人。

    如此薄情!

    韩冥弘离开了院子,几个人进来准备将尸体搬出去埋了,最后剩下樊诺儿的尸体,有些为难的看着杜可欣。

    “圣女,她也要一起埋吗?”

    “带下去另外寻个好点的地方葬了吧,不要跟其他人一起。”杜可欣说。

    “是,圣女。”

    “另外为她准备一副棺材,让神婆去给她超度一下。”杜可欣想了想,加了句。

    “是。”

    杜可欣看着樊诺儿的尸体被两个人抬出去,第一次觉得有些伤感,没想到最后给她收拾的会是自己。

    她们俩相识的时候,她对樊诺儿又恨又嫉妒。恨她成了韩冥熠的女人,也嫉妒她成了他的女人。

    后来经过家变,逃亡来到苗疆,她的感情渐渐被仇恨所替代,反而慢慢放下了韩冥弘。看着樊诺儿为韩冥弘做的那些事情,甚至愿意出卖**,她都在心情庆幸着,没有成为樊诺儿这样的盲目的女人。

    可是即便如此,她还是为她感到悲哀,为韩冥弘的凉薄赶到愤怒。

    她转身看着大祭司,想和他商议一些事情,却看到他愤怒的抓着柱子,因为太用力,关节泛白,柱子也被抓出深深的印记,脸上全是愤怒。

    “怎么,死了个女人就把你气成这个样子了?”看到大祭司这个样子,她对樊诺儿心里的怜悯一下子消失无踪。

    “哼,他们这不仅仅是杀了我们的人,更是向我们的一种挑衅!看来,最后的战斗要提前了。”

    说完,他转身进了屋子,不一会儿就有好几个掌事的来商议事情了。

    杜可欣看着大祭司嘲讽一笑,离开了。

    她对一统苗疆没兴趣,只要最后将杜晓璃他们打入地狱,将韩冥泽的江山毁掉,那就够了。

    樊诺儿的事情加速了两边的行动,在其他几个苗寨发生了好几次的打斗,大家都已经嗅到了最后决战的味道。

    杜晓璃这段时间一直在培训水月天的人,教她们练习曲子,还有自己对音攻的领悟等等。

    骆琪和柳陌尘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好朋友,经常约着到山上喝酒聊天,偶尔会叫上白宁远一起。

    日子又流逝了几天,杜晓璃被告知,大祭司已经带着人杀过来了,需要她带着水月天的人去侧面拦住杜可欣带来偷袭的人。

    于是半夜,她便带着人离开了苗寨。跟着她的人除了水月天的人,柳陌尘、柳陌箫,骆琪夏洪还有白宁远。

    骆琪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为了杜晓璃来的,她现在要去战斗,他们自然要跟着她。

    韩冥熠虽然对骆琪他们非要跟着杜晓璃有很大的意见,可是他要对付韩冥弘带来的人,不能跟杜晓璃一起。

    虽然不高兴,但是多去几个人对她也好,所以他也只有送他们几个白眼,带着冷一他们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杜晓璃将装着金蝉的笼子交到韩冥熠手上。他们已经得到消息,韩冥弘的心蛊大成,不仅功力大增,身体还刀枪不入。虽然书上记载的金蟾是其克星,可是具体怎么做,又能克制到什么地步,就连苗王都不知道。

    所以杜晓璃的心还是担忧的,具体要怎么做,也只有韩冥熠自己到时候临阵发挥了。

    除了他们这两队,苗王亲自带队和大祭司那路对战,吴依沐则带着人随时准备后援。

    其实杜可欣带的人是最厉害的,因为里面有不少是降术师,原本苗王说不要让杜晓璃去,但是杜晓璃不放心水月天的人,所以亲自带队。

    她没想到,她们这次埋伏的地方居然是在红泪崖下面。山上还有不少魂魄未曾离去,现在又要添新魂了。

    “苗王说了,杜可欣这边有不少降术师,你们不懂蛊术,交战的时候你们就不要直接上去。”等待的时候,杜晓璃将骆琪他们聚拢来,“水月天的人会在那些人使用降术之前就将他们控制起来,到时候你们再趁机将他们解决。”

    “我们明白的。”骆琪说。

    “我们对他们的能力都不了解,降术远比蛊术厉害,我们现在只有先发制人,不给他们施展降术的机会。”杜晓璃说。

    柳陌尘他们点点头,这点他们都明白,只要水月天的人能将那些人控制住哪怕极短的时间,他们也能将对方解决。

    清晨一早,杜晓璃便等来了对手。

    杜可欣带着人来到红泪崖下面,看到等在那里的杜晓璃并不惊讶,她们已经等到消息会有人在这里等着,只是没想到居然会是杜晓璃,她恨之入骨的那个女人。

    “你带了这么些人,就想拦着我们?”杜可欣带了上千人,但是杜晓璃她们水月天加上苗寨的人也就才一两百人,这人数上,她可是完胜!

    “上次樊诺儿也是这样说的。”杜晓璃说,“上百人对付我一个,但是最后也不是都死了?所以这告诉我们,人多不一定有用。就我们几个,也足够抵挡住你们了。”

    “没想到几年不见,你倒是变得锋芒外露了。”杜可欣看着杜晓璃自信中带着的狂妄,难以和当初初入京城乖顺隐忍的小人儿联系在一起。

    “多年不见,你不是也不再带着惺惺作态的面具了。”论毒蛇,她也不是不会。

    “哼,那今天我们就新仇旧恨一起算了吧!”杜可欣说完朝身后的人挥手。

    离她最近的便是降术师,得到杜可欣的命令,他们拿出自己的盒子,想要里面的东西放出来,骆琪和柳陌尘他们突然动了,各自一方,手里的剑发出剑气,将那些人往后逼退。

    杜可欣并没有武功,在下了命令后就退到了后面,被一群人保护了起来,不过任然被剑气所伤。

    第一轮攻击后,他们还没反应过来,音乐声便从四面八方传来,原来水月天的人在这空挡已经飞到了外面,落在四处,齐齐演奏起了自己的乐器。

    “不要听那些音乐!”杜可欣知道水月天的人擅长音攻,现在这个时候演奏乐器,肯定是要发动音攻的。

    苗寨的人对音攻虽然不了解,但是也知道一点,可是这音乐岂是想不听就不会往耳朵里钻的?

    “后面的人放蛊虫!”

    因为雨笑然他们的音攻并不是很厉害,所以控制住了前面的人,后面的人却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后面的人虽然不如降术师厉害,但是如果能将水月天的人杀了,或者打乱她们的节奏,让她们不能继续,只要能将降术师他们解救出来,她们就赢了!

    杜可欣能想到的,杜晓璃如何会想不到,自然不会给他们翻身的机会。

    笛子清脆的声音穿插了进来,好似春风拂面,没有一点违和感,可是却将雨笑然她们音攻的威力提高不止一层,那些后面的人也完全被音乐弄得神情恍惚。

    “趁现在!”骆琪大喝一声,提剑飞进了对方的队伍里,一剑解决一个。

    柳陌尘也飞了过去,踩着那些人头顶,去到了队伍的后面,手里宝剑一挥,瞬间解决了好几个。

    相比起骆琪和柳陌尘,白宁远就要狠辣的多,基本上都是用毒,毒粉撒出去,见血封喉,一倒倒下一大片。

    夏洪和柳陌箫也不甘落后,一人选了个区域,大开杀戒。

    夏鸢和莺歌要看起来要温和一些,但是下手也是招招要人命。

    那些人在音攻的控制下,如同待宰的羔羊,毫无反抗之力。

    几人强大的杀伤力将这方苗疆的人看得呆住了,有他们几个,感觉自己来这里就只是个摆设。

    “我们也上!”领队的人朝其他人一挥手,拿着自己的武器冲了过去,不过进去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不受控制了。

    杜晓璃之前就告诉他们了,不到危急关头他们不要进入阵里,因为那音攻对他们也会有作用,他们武功不高,根本不能抵御,现在进去了倒是变得麻烦。

    雨笑然她们看了杜晓璃一眼,见杜晓璃没有指示她们停下,便继续演奏着。

    杜晓璃有些无奈的看着那些人,手不停,脚下一跃,来到混乱的阵法里,一脚踹一个,将那些闯了进去的人全部都踢了出来。

    好在他们这方和敌人穿的衣服颜色不一样,不然她还没办法踹!

    那些人被踹出阵法后人清醒过来,虽然被踹了一脚,但是都不敢有怨言,因为那都是自己不听话,擅自进去了。

    夏鸢和莺歌看到杜晓璃进来踹人,也跟着将那些人甩了出去。

    随着时间推移,雨笑然她们变得有些力不从心,毕竟这阵法需要注入的内力太多。

    杜晓璃停下,说:“你们先休息一下吧,剩下的交给我,骆琪哥哥,你们也回来。”

    说完她又将凤凰笛吹了起来,不过这次的音乐不是配合雨笑然她们,而是激昂的杀伐之音,那些人在不知不觉中便丢了性命。

    笛音消散,杜可欣才慢慢恢复了意识,看到自己站在尸骨堆里,人一下子吓傻了。

    “我告诉过你,有时候并不是要人多,精就可以了。”杜晓璃看着震惊不已的杜可欣,一点点粉碎她的希望和骄傲。

    “呵呵,成王败寇,我这辈子比不过你,下辈子我一定要将你踩在脚下!”杜可欣吼道,“我知道你们这次来是想将我们抓回去,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说完,她拔出腰间的佩刀,毫不犹豫的扎进了自己的胸口。

    鲜血慢慢的从伤口处流了出来,她身子晃了几下,跪了下去。

    “我这辈子,最痛苦的事情就是遇到了你,如果没有你,我现在还是爹的好女儿,仁王的妃子,现在已经过上相夫教子的生活。”杜可欣一手撑着地,一手握着刀柄,狠狠的瞪着杜晓璃,“都是你,你的出现打乱了我的生活,不对,是将我从天上打入了地狱,我不在是人人称道的才女,也不再是爹的女儿,一切的一切都被你毁了!我本想趁着这次机会向你报仇,以为我成了苗疆的圣女就能赢了你,却没想到,我们还是差了这么多。”

    说完,她拔出胸口的刀,鲜血一下子喷涌出来。

    “我对你的恨不会因为我的死亡而结束,如有来生,我会更努力……”

    “你错了。”杜晓璃说,“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和你们争什么,一切不过都是你自己假想出来的。如果不是你娘陷害我娘,如果你们在我和哥哥回京之前就将我们当成了敌人,在我们回京后百般为难,你们也不会落得现在的下场。你要为你娘报仇,我自然也要为我娘报仇,一切的因果早在当年就已经种下。”

    “呵呵,是吗。”杜可欣笑了,“可是,在我看来,你的存在就是一种错误。”

    “所以,这些都是你自己的原因导致的。你怨不得我,也怨不得别人。”

    “可是……我……还是恨你……”因为我要找个理由支撑我活下去……

    最后的话没说完,杜可欣便倒在了尸骨堆上,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杜晓璃看着杜可欣的尸体,如有来生,我宁愿你不要遇到我,那样你便能过上你自己的生活……

    “笑然。”

    “属下在。”

    “你们将杜可欣的尸体埋了,然后回苗寨去,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就好好休息吧。”杜晓璃说。

    “教主,你不跟我们一起回去吗?”雨笑然问。

    “不。”杜晓璃看了一下山那边,说,“我要去看看冥熠情况怎么样。”

    她抱着小白球飞走了,夏鸢和莺歌赶紧跟上,骆琪和柳陌尘他们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追了上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